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丧心病狂的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
2016-01-08    汗青网 胡不归 46864次

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因主谋策划1995年3月20日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造成12人死亡及5510人以上受伤而震惊世界。事发之前,奥姆真理教因涉嫌几宗凶杀案,面临被取缔的状况。因此教主麻原彰晃策划这一毒气事件,命令信徒于早上繁忙时间在在东京地铁里施放沙林毒气,藉事件转移警方视线以逃避搜查。2004年2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判处麻原死刑。麻原上诉后,日本最高法院于2006年9月15日仍判定麻原彰晃维持死刑。但时至今日,麻原彰晃的死刑判决仍未实行。奥姆真理教由麻原彰晃创立于1985年。2000年该邪教组织更名为“阿莱夫教”,并于2007年分裂成两派:多数派为阿莱夫教,少数派为“光之轮教”。日本媒体称,他们使用的仍是原教主麻原彰晃的光盘和材料。图为1995年3月25日,奥姆真理教的纽约总部,一名痴迷者坐在教主麻原彰晃的照片前。

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因主谋策划1995年3月20日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造成12人死亡及5510人以上受伤而震惊世界。事发之前,奥姆真理教因涉嫌几宗凶杀案,面临被取缔的状况。因此教主麻原彰晃策划这一毒气事件,命令信徒于早上繁忙时间在在东京地铁里施放沙林毒气,藉事件转移警方视线以逃避搜查。2004年2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判处麻原死刑。麻原上诉后,日本最高法院于2006年9月15日仍判定麻原彰晃维持死刑。但时至今日,麻原彰晃的死刑判决仍未实行。奥姆真理教由麻原彰晃创立于1985年。2000年该邪教组织更名为“阿莱夫教”,并于2007年分裂成两派:多数派为阿莱夫教,少数派为“光之轮教”。日本媒体称,他们使用的仍是原教主麻原彰晃的光盘和材料。图为1995年3月25日,奥姆真理教的纽约总部,一名痴迷者坐在教主麻原彰晃的照片前。

 

邪教教主麻原彰晃其人其事
 
日本“奥姆真理教”这个邪教组织的总头目叫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1987年松本智津夫成立奥姆真理教时,把自己的名子改为麻原彰晃。据说麻原的姓取自梵语“玛哈拉佳”,意为王中王,而“玛哈拉佳”的发音与日语“麻原者”的发音相同。
  
奥姆真理教这个教名也给人一种神秘感。它来源于梵语的一个字母,其发音近似于“奥姆”,英文的写法是AUM。印度教徒念经时,常常以这个字母开头,闭目长吟,显示出神圣状。麻原就用这个字母冠在教名上,还把它画在教徽上,使不知底细的人心生敬畏。
  
自他称悟道以后,麻原便披长发,留络腮胡,身穿宽大的杏黄长袍,以此来给人飘飘欲仙的感觉。信徒们平时很少能见到他,偶尔见到时,他也都是在静坐冥想,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其实麻原只是一个极普通的人,青少年时代平淡无奇,毫无过人之处。
  
1955年3月,麻原出身在日本熊本乡下一个贫困家庭。他先天局部失明,从6岁一直到20岁,都是在熊本县盲人学校度过的。1975年毕业后,他到东京一家针灸院打工。后来报考东京大学,屡遭失败,企图成为政治家的美梦也随之化为泡影。23岁时,他与松本知子结婚,后来俩人开了一家药房。1982年,麻原因私自制售假药被捕,后交20万日元罚款了事,药店也随之倒闭。
  
1984年,麻原在东京都开设了一个练习“瑜伽功”的道场,称作“奥姆神仙会”。这是奥姆真理教的前身。1985年秋,他花钱让一家杂志社为其刊登了一张颇具轰动效应的“飘浮神功图”照片。照片上,他双腿盘错,“飘浮”在半空中。1986年,麻原因出版《超人能力秘密开发法》而进一步出名。这些活动骗取了许多年轻人的轻信,他们相信麻原有特异功能,故而对他顶礼膜拜。1987年,麻原去了一趟喜马拉雅山,自称在那里悟道。回国后以首个得道的日本人自居,俨然一个教主,并把他的教派命名为“奥姆真理教”。也就是在这时,他把自己的名子松本智津夫改为麻原彰晃。麻原创建奥姆真理教后对信徒称,他进行了八年佛教瑜伽功的修炼,并在喜马拉雅山完成了最终解脱;依靠解脱者的智慧和修炼得到的神秘力量,具有先知先觉的功能。
  
1989年,麻原彰晃在东京取得奥姆真理教“宗教法人”资格。奥姆真理教一时门庭若市,像癌症一般滋生蔓延开来。据统计,到1995年3月时,出家信徒有1400名,在家信徒竟达到1.4万名。
  
随着奥姆真理教势力的扩展,麻原的政治野心也随之膨胀。他在1990年2月组建了“真理党”,参加日本的众议院选举。选举前他自认为将以最多票当选,结果只获得1873票。麻原等25名“真理党”候选人全军覆没。这一惨败经历不但没有减少麻原的权力欲望,反而加深了奥姆真理教反社会、反人类的本性。

 

同其他邪教组织一样,奥姆真理教内部有严密的组织机构,要求信徒绝对服从教主麻原,而信徒们对麻原的崇拜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图为1999年7月19日,日本东京,奥姆真理教的信徒在听麻原彰晃的录音。

同其他邪教组织一样,奥姆真理教内部有严密的组织机构,要求信徒绝对服从教主麻原,而信徒们对麻原的崇拜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图为1999年7月19日,日本东京,奥姆真理教的信徒在听麻原彰晃的录音。 

 

歪理邪说,害命敛财
 
麻原及其奥姆真理教反社会、反科学的言行荒谬到极点。麻原自称有特异功能,能上天浮游。一次参观埃及金字塔时,他居然对信徒说:“这个金字塔是我很久以前设计的。我凭追溯往昔的特异功能,知道我自己的前生曾是埃及首相。”他还在教团杂志上自诩:“我在经历着特殊的轮回,前生已达到了完全解脱,达到了悟道的境界。”
  

他自称是神的化身,并自订教义,要求教徒遵守其教规,为普渡众生,要割断同现实世界的联系,把自己的身心和财产交给大神和麻原“尊师”。他向弟子们传授“秘仪”和“瞑想法”,用手拍信徒的头,称为他们注入智能。他宣称教徒喝他的血液和洗浴后的水后,可以得到智慧。奥姆真理教还制造了一种帽子,叫做“脑波同步仪”,声称戴在头上可以接收麻原的脑电波。
  

麻原大力宣扬世界末日已经逼近,大难就要临头的邪说,鼓吹只有入教方可得救。在《日出之国,灾难降临》一书中,麻原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迟早要爆发。我可以用我的宗教生命打赌!”“毫无疑问,世界最终必定要爆发战争,而且肯定在1997年至2001年之间。”“战争双方,一个是以日本、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各国联盟,另一个是以欧美诸国为中心的欧美联盟……”“恐怕战争爆发后,现有的自卫队将会全军覆没。他们将遭到核攻击,或者受到毒气弹、生化武器的致命打击……”。麻原鼓吹要在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奥姆王国”。他曾声称他已向前行进到2006年,并且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幸存者进行了交谈。他号召其信徒与日本的敌人包括美国进行斗争。
  

奥姆真理教内部有严密的组织机构,其设置类同日本的政府机构。麻原本人是“神圣法皇”,下辖21个省厅等机构。它们是法皇官房、法皇内厅、东信徒厅、西信徒厅、谍报省、自治省、防卫厅、建设厅、治疗厅、文部省、邮政省、厚生省、科学技术省、车辆省、劳动省、大藏省、流通监视省、商务省、外务省等。每个机构都设有长官,如麻原之妻松本知子是邮政省长官,麻原长女是流通监视省长官,三女儿是法皇官房长官。大藏省长官是石井久子,她也是麻原的贴身女秘书,掌管着奥姆真理教上千亿日元的资产。
  

在奥姆真理教各省厅中,科学技术省下属人员最多,共有成员263人,其主要成员均是研究物理、电子工程的高材生。该省长官是村井秀夫。
  

奥姆真理教成员内部有严格的等级职称,设有如下等级:麻原教主→正大师→正悟师→师长·大师→师→沙长→沙门→在家信教者。教内还执行教名制,只有称得上是麻原高徒的人才拥有教名。例如,邮政省大臣松本知子的教名是“雅索达拉”,意即“佛陀之妻”;谍报省大臣井上嘉浩教名为“阿南德”,意即“佛陀的弟子”。这种等级制和教名制便于麻原严格控制信徒。
  

奥姆真理教产生后,在日本发展很快,影响最大时,信徒达1万多人,在日本有许多分部。信徒中既有普通工人,也有企业主;既有无业市民,也有知识分子;既有警察,也有自卫队军人。信徒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一边在现实社会过正常生活,一边进行修炼的“在家修行者”,另一类是抛弃家庭和社会,进入教团进行修炼的“出家修行者”。
  

奥姆真理教要求信徒绝对服从麻原,教规对信徒十分严厉。据一名1990年脱会的女信徒透露:“在集中修行时,饮食和睡眠被严格地控制。一日两餐减为一日一餐。睡眠时间缩短为3小时。修行一般要持续两个月,我当时因体力不支而患上了神经衰弱,此后将近有一个多月总是失眠……。而且在修行期间,父母和子女都要被强行分开,小姑娘大声哭喊也无人理睬,根本不顾什么骨肉亲子之情。”另一名男信徒揭露说:“睡觉的地方叫做蜂窝,宽80公分,高70公分,深1.8米,像蜂窝一样密集地排列在一起。睡觉时要弯着腰钻进睡袋。四、五天才能洗一次澡,据说,不然会把修行的成果一洗了之。”
  

一旦加入了奥姆真理教,就如同陷入牢笼一样。许多加入这个邪教组织的人“下落不明”,其中不少人实际上被麻原为首的犯罪团伙杀人灭口。一些企图逃跑、退会的信徒,只要被发现,就会遭到严刑拷打,之后,被扔进昏暗、阴湿的小房间,断水断食,直至饿死。
  

奥姆真理教采取各种办法聚敛钱财。“麻原环境研究所”、电脑代销店、拉面连锁店、吃茶店等20多个系列企业可以赚一部分钱,但其经费主要来源于传教活动。“在家修行者”参加修炼活动需要交半年会费和入会金,共4.8万日元。入会后修炼者可从3个修炼项目中选择符合自己的1项,如坐禅,这是为了修炼“解脱”和“悟”的项目。首先须进入“入门预备班”,这个班分初级、中级、高级3个阶段,全部上完需交14.5万日元。此外,还需参加与此相应的函授讲座和集中住宿讲习会。这些项目实行单位制:“入门预备班”每参加一次可得3个单位,集中住宿讲习会,每晚6个单位,函授讲座1天1个单位。积累到60个单位时,可参加由“尊师”麻原通过摩顶注入超人能量的仪式,这时需要“布施”5万日元。接着由麻原或“大师”级弟子传授“瞑想法”,还要“布施”5万日元。“入门预备班”毕业后,除了通常课程外,还不定期地举行临时讲座或仪式,鼓励信徒“布施”。如参加“爱仪式”,一次需“布施”30万日元,参加“血仪式”需要“布施”100万日元。教团在临时安排某种仪式时,往往故意限定名额,以激发那些为了解脱而急于上层次的信徒。
  

为了聚敛钱财,麻原等人除通过增加“血仪式”等活动外,还制造“灵性”物品出售。麻原的一根胡须,每500毫升麻原洗澡水,每200毫升“甘露水”,都明码标价3万日元以上,而一枚像章要200万日元,一个“头法轮”要1000万日元。这些粗制滥造的麻原“灵性”物品,虽然荒唐可笑,但为尽快“上层次”而耗费全部财产的也大有人在。奥姆真理教仅卖“头法轮”就赚了20多亿日元。
  

据《朝日新闻》揭露,教徒保田英明的母亲患病,被骗入教并到该教团附属医院就医,医院让她每天在47摄氏度的热水中浸泡,并称之为“温热疗法”。同时谎称她只有向教团布施,病才会好。到1995年3月,她共向教团捐献了4500万日元。教团内的药师落田看到这种情况,便动员她的儿子保田与他合作,一起救这位母亲逃离虎口,但不幸被人抓住。麻原于是指示部下“收回落田的灵魂”,并命令保田当着他的面将落田残害致死,并编造了落田欺骗保田和他母亲的谎言。后来,麻原又派人潜入保田住处,用煤气暗杀保田未遂。
  

麻原要求信徒奉献家财。对“出家修行者”来说,出家前首先必须提出两种“布施物品单”。第一种“布施物品单”填写房地产、现金、存款以及股票、支票、电话卡等有价证券。存款需写明银行、账号、金额及存款密码;房地产需写明所在地、现价金额。退职金及人寿保险解约时退款等填入“将来有可能布施”栏中。第二种“布施物品单”填写自己拥有的所有其他物品,包括贵重金银首饰、电器、家具、衣物、厨房用品等购物时价格、使用年数。在提交“布施物品单”时,还要写内容大致为“不论发生何种情况,奥姆真理教和麻原彰晃尊师无任何责任”的“誓约书”。
  

对家庭财产的奉献引起奥姆真理教信徒与亲友之间的不少纠纷,有些亲友甚至受到奥姆真理教的迫害。例如,假谷清志的妹妹入教后,奉献了6000万日元的家财,引起家人反感。哥哥劝她退教,不料不久就在东京大街上被绑架,下落不明。麻原在布道时公然讲:“你想实践真理而你的父母子女阻拦的话,就跟他们断绝父子之缘。”因此,子女逼迫父母奉献财产的事件屡有发生。
  

奥姆真理教往往编造各种理由,从信徒手中骗取大量钱财,还千方百计地霸占信徒家庭的财产,从银行储蓄到土地、房产,使许多家庭因此而反目或破产。例如,1994年9月7日千叶县一女刑警携带两个孩子出家时,将其丈夫和婆婆的存折及印章交给奥姆真理教,教团从中取出了3000万日元的存款。奥姆真理教还拥有许多由信徒“自愿”捐出的房地产。
  

奥姆真理教涉及到各种犯罪活动,如暗杀、绑架、侵占财产等等,成为社会一大公害。例如,奥姆真理教因为上九一色村总本部的排污、土地使用等问题与当地村民产生许多矛盾,加之教团设施内每天传出的信徒诵经的声音使村民正常的生活受到严重干扰,村民不堪其扰,成立了“奥姆受害者协会”、“奥姆对策委员会”,但他们的一系列活动,受到奥姆真理教教徒的窃听。村民忍无可忍,向法院提出上诉。
  

麻原1990年2月参加日本众议院选举遭到惨败后,便扬言现代人都积有“恶业”,只有通过“收回其灵魂”的办法才能拯救他们。曾揭露过奥姆真理教团内幕的律师坂本堤一家三口惨遭他们的杀害。信徒田口修二等人也因反对麻原而被杀害。
  

据警方调查,奥姆真理教上九一色村总本部内部也隐藏着杀人、杀人未遂等一系列恶性案件。警方初步估计,至少有20余人生死不明。有人认为,还有不少生死不明者被焚毁尸体或用于毒气、细菌等生物实验。
  

随着时间的推移,奥姆真理教这个邪教团伙的野心越来越大,谋划制造和购置武器,试图与国家对抗。奥姆真理教建设省大臣早川纪代秀按照麻原的指令从前苏联买回了一架苏制米—17武装直升飞机和一台军用检测芥子气的仪器。奥姆真理教教徒还自己制造化学武器。警方缴获的教团头目厚生省土谷正实的笔记,详细记载了制造“沙林”的程序,并配有实验器具的插图,还有“沙林”规格等数据。“沙林”就是后来奥姆真理教信徒在东京地铁所投放的毒气。
  

这个邪教集团甚至还有自己的“宪法”,于1994年7月完成,称作“真理国基本法律草案”。“草案”第一章规定,“神圣法皇”麻原彰晃是真理国的最高统治者,还规定为维持圣法,信徒有义务服兵役。在奥姆真理教内部,1994年曾实施过“白衣圣爱战士计划”。其目的就是要培养士兵,准备与国家权力机关对抗。
  

麻原明确指示其科技省为教团装备1000支步枪和100万发子弹。他还派人到俄罗斯搜集生产武器的情况,并开设了地下兵工厂。1994年6月27日,麻原在长野县松本市进行喷撒沙林毒气实验,致使7名市民中毒死亡,约600人受害。
  

奥姆真理教信徒的一系列犯罪活动早已引起日本警方的注意。从1994年起,警方就发现几起暗杀事件与该教有关,特别是造成七人死亡的松本沙林毒气事件。在掌握了一定证据的情况下,警视厅决定在1995年初对其进行突击搜查。后因发生阪神地震,将搜查日期改在3月22日。不料,奥姆真理教已对警方的计划了如指掌。当时深感危机逼近的麻原决定制造一起使首都中心陷入大混乱的事件,为对付搜查赢得时间。
  

1995年3月18日,麻原在得知警方要就一系列杀人事件对奥姆真理教据点进行大规模搜查的消息后,便与各头目商量,实行在东京市中心大规模施放沙林毒气的计划,以造成混乱,破坏警方的搜查。制造“沙林”毒气并利用这种武器威胁社会是奥姆真理教蓄谋已久的事。当警方正在筹划搜查奥姆真理教时,深感危机逼近的麻原彰晃进一步露出狰狞面目,决定大打出手。
 
震惊世界的沙林毒气案
 
1995年3月20日,奥姆真理教信徒在东京地铁里施放沙林毒气,造成震惊世界的重大事件。奥姆真理教信徒们把“沙林”混合液注入特制的尼龙聚乙烯袋子里,共有11个沙林袋子,每袋约重600克。头目村井挑选了五名信徒来执行在地铁放毒的任务,并指示“情报省”的头目井上嘉浩到现场指挥。18日,村井向执行任务的几个人交待了计划,并讨论了放毒的路线、车站和具体实施方法。他们决定在20日上午8点,在日比谷、丸之内、千代田三条路线上同时施放沙林。井上等11人在19日晚对将放毒的现场进行了预先检查。
  

20日黎明,井上买了7把塑料雨伞,担任“科学技术省”次官的信徒又用磨床将伞头的金属部分磨尖。村井指示担任放毒任务的五人说:“包装沙林的尼龙袋子是两层,拿到地铁后,为了易于捅破,要将外面的尼龙袋取下来。袋子要事先放在地铁列车的地板上,然后用伞尖将袋子多捅几个洞之后,马上下车逃走。”
  

负责散发沙林的五个人事先服用了预防中毒的药。早晨6点,医生林郁夫把装有沙林的袋子、伞分发给每个人,他本人则拿着治疗沙林中毒药的注射器出发到施放沙林的现场。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五人按照指示将尼龙袋捅破,沙林开始在地铁列车的车箱和车站内散发。
  

据一位幸存者回忆,“地铁到站的时候,我就感到车厢里边气氛有点不对头,但又说不出什么太特别的地方,犹豫一下后就挤进了车厢。不一会儿,发现有个男人耷拉着脑袋,满脸通红,手死死地攥着吊环,全身好像有气无力的样子。这是第三节车厢。脚底下湿漉漉的,不知什么时候是谁洒漏了液状的东西。我无意识地用脚踩了一下,粘糊糊的,好像不是什么普通的液体。地铁没开多远,只听‘叭嗒’一声,刚才的那个男人倒在了地上。”“不知为什么我的眼睛也开始模糊起来了,不一会儿变得一片漆黑,嗓子里好像长着什么东西,呼吸感到十分困难……。几乎是同时,车厢里响起了可怕的哭叫声,失去理智的人们本能地向自己认为是车门的方向冲去……。”
  

这是投毒现场惨状之一。这次投毒事件震惊世界。共有5500多人受伤,其中有12人死亡,14人终身残疾。
  

事件发生后,日本警察立即封锁车站,抢救伤员,疏散乘客。警视厅派出一支法医队伍严密搜查,还召集化学专家分析找到的五个容器中的残留物。很快,他们确定这些是沙林毒气和其他剧毒溶剂。沙林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纳粹研制出来的,它能破坏神经系统,使受害者窒息,最后因心脏和呼吸系统衰竭而死。这种毒气,一般人是不可能弄到的。若无专业知识,放毒者很难做到既要伤害别人而又不祸及自己,因为沙林在常温下很易挥发,一旦吸入,自己也难幸免。
  

警方通过沙林这个线索,联系到此前发生的一连串毒气事件,判定这个事件与奥姆真理教有关。早在1993年7月,东京一建筑物内散发白色烟雾,邻居感到不适,当局接到200多宗投诉。据查这幢建筑物同奥姆真理教有关。
  

1994年6月,东京北面的松本县遭神经性毒气吹袭,导致7人死亡,200多人受伤。毒气是从松本县郊区的两幢公寓里散发出来的,它使100米以内的生命死得一干二净。狗在街上卧毙,鸟从空中坠亡。在遇难者中,有三名正在审理一宗涉及奥姆真理教案件的法官。警方几乎可以肯定有人施放了沙林毒气。
  

1994年7月,富士山山梨县村民投诉说,设在当地的奥姆真理教场所发出强烈异味。警方随后在场所附近的泥土中化验出有沙林气体的物质。1995年1月4日奥姆真理教宣称其在山梨县上九一色村的设施受毒气污染,要求当局起诉村民,村民则指责奥姆真理教信徒,提出了反诉讼。

 

日本政府通缉奥姆真理教涉案教徒。

日本政府通缉奥姆真理教涉案教徒。
  

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发生后,警方立刻封锁了富士山脚下的奥姆真理教总部,对奥姆真理教采取了行动。3月22日,2500名警察和自卫队防化部队包围了上九一色村的奥姆真理教设施,用焊枪打开了三座大库房,发现各种化学药品和仪器,俨然是一座化学工厂。药品中有制造沙林的初级原料,还有600多个比煤气罐大得多的金属密封桶,里面装着可以稀释沙林的溶剂和其他化学制品。
  

警方这次搜查了25处场所,初步确定了奥姆真理教与地铁惨案的关系,奥姆真理教的一些头目也陆续落网。然而奥姆真理教信徒企图反扑,3月30日负责调查此案的警视厅长官国松孝次遭蒙面枪手袭击,身受重伤。4月13日该教一名信徒在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警告,一场比神户大地震更加严重的灾难即将来临。
  

4月19日,横滨火车站遭毒气侵袭,近400人被送入医院。21日,横滨火车站附近一家商店受到不明气体侵袭,25人被送到医院。27日,日本警察厅下令在全国搜捕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所有的总部、支部都被秘密地监控着。除了较早时已以各种名义扣留的奥姆教骨干外,“奥姆帝国”的核心人物,包括麻原“天皇”、各部“大臣”,都在警方的严密监视之下。在“奥姆帝国”总部,虽然停放着一架前苏联的军用直升机,麻原也插翅难逃了。这个邪教总头目只能藏匿在上九一色村营地,等待警方来破门拘捕。
  

警方发现了麻原的行踪后,于5月16日派遣几百名头戴钢盔、全副武装的警察奔赴上九一色村抓捕麻原。警察用焊枪烧开奥姆真理教总本部的大门,进行全面搜查。当搜查人员拆开第六奥姆真理堂二层与三层之间只有一尺高的密室厚板时,发现麻原正藏在这个密室之中。“法力无边”而具有“飘浮神功”的奥姆真理教的“神圣法皇”此时却乖乖地束手就擒。日本警视厅以杀人和杀人未遂罪逮捕了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同时还袭击了该教在全国的130多个据点,抓获40多名头目和教徒。警方发现有足够证据证明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系奥姆真理教所为。
   

公审“奥姆真理教”
 
1995年东京地方法院剥夺了“奥姆真理教”的法人资格,但在东京高等法院的二审裁定中,表示“解散命令并不带有禁止或限制信徒宗教行为的法律效力”。由于核心人物村井已于4月24日被杀,涉及奥姆真理教的一系列案件尚有疑点,致使对麻原的公审未能早日进行。
  

1996年5月24日日本律师联合会通过决议,反对根据《破坏活动防止法》宣布“奥姆真理教”为非法。1996年7月日本公安审查委员会提出建议,依照《破坏活动防止法》,宣布“奥姆真理教”为非法组织。但1997年1月,司法部门又认为没有足够充分的证据证明奥姆真理教对社会构成直接或间接的威胁。这实际上默认了奥姆真理教继续存在合法性。
  

由于对邪教势力处理不力,奥姆真理教近来有死灰复燃之势。1998年12月25日,日本法务省公共调查厅向政府提交了一份关于“奥姆真理教”的报告,证据表明,奥姆真理教信徒企图利用新的手段和途径大力展开活动。新的核心成员是以麻原的三女儿为首的核心小组,他们公开进行传教活动,并且通过国际互联网联络旧信徒,接纳新成员。在奥姆真理教的加密网络上,每天大约有1000人上网浏览。奥姆真理教信徒还依靠雄厚的资金支持,在全国范围内购置产业,引起当地居民的反对。据1999年12月9日香港凤凰卫视报道,奥姆真理教位于东京的总部目前仍在运作,虽然居住在附近的居民不断张贴标语要求奥姆真理教人迁离,但奥姆真理教徒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在总部内进行宗教仪式,参拜麻原彰晃的画像。其法律顾问也对其活动进行辩护。
  

日本政府高度重视“奥姆真理教”的复活,近来也加大了对奥姆真理教的打击力度。1999年5月18日,长野县警方以奥姆真理教信徒伪造文书购买土地为名,突击搜查了该教多处场所。日本众议院6月1日通过了破坏活动防止法修正案等新规定,授权警方对有组织杀人、毒品、枪械及集团偷渡入境等项犯罪嫌疑人的电话、传真和网上通讯进行全面监视。东京地方法院宣判了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的执行者奥姆真理教“科技省次官”横山真人死刑,林郁夫被判无期徒刑。麻原也以杀人和杀人未遂罪被起诉。面对这种局势,麻原残党宣布对外暂停使用“奥姆真理教”名称,以缓解舆论的压力。这是该教一种“弃名求存”的策略,实际仍在进行活动。
  

4年多过去了,除个别罪犯已被判死刑外,沙林毒气事件仍未结案。日本各地居民因此对邪恶的奥姆真理教深感不安,强烈呼吁当局彻底取缔这一邪教。
  

1999年9月底,日本警方突击搜查了奥姆真理教一名重要骨干的住所,发现一批内部文件。这些材料的内容包括沙林神经毒气的制造和中毒抢救方法。这表明该教仍然相信2000年之前会爆发毁灭性战争并导致世界末日的异端邪说。
  

9月29日,警方因怀疑奥姆真理教信徒郡广古弘在偏远的长野县禁锢一位叛教女信徒而搜查了他的住处,找到2份奥姆真理教内部文件,文件内容涉及毒气的发展史,以及沙林毒气和中毒后的救治方法。
  

与此同时,日本舆论界也加大了对教奥姆真理教的谴责。日本神学学者浅见定雄教授在《世界》月刊杂志12月号上发表文章,呼吁彻底解散奥姆真理教,并表示支持政府制定的对付邪教的法案。文章指出,奥姆真理教在得知政府将要制定禁止邪教的法案后,于今年9月底转入地下。浅见定雄教授强调,只要奥姆真理教的本质没有变化,不解散该教就将遗患无穷。奥姆真理教宣扬的“杀人合理”的教义、教祖和组织,至今都同制造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前一样继续存在。对该教犯下的一系列罪恶行径,他们一次也未承认过自己的罪责,更谈不到赔偿。文章指出,奥姆真理教这一邪教团体如继续存在下去,将是一个很大的潜在威胁。因而绝对不能允许这种组织再继续存在下去。
  

1999年11月,正当日本国会众议院讨论通过旨在打击奥姆真理教的“团体限制法法案”时,该教致函日本首相小渊惠三,暗示他们将对其组织犯下的罪行作出道歉。这封信是由奥姆真理教代教主村冈立子签署的,信中说奥姆真理教知道其成员在搬进新的社区时常遭到敌视。“我们不能否认,这个问题是我教对教徒被指控干下的一系列罪案没有清楚表态造成的。”在信中,村冈立子还详细列出了奥姆真理教不对社会构成威胁的理由。
  

日本国会众议院18日下午在全体会议上以多数赞成通过了有关打击日本邪教组织奥姆真理教的两个法案即《关于过去引起过无差别大量杀人行为团体法案》(简称《团体限制法法案》)和《救济受害者法案》。这两个法案已在12月3日在参议院通过,12月27日付诸实施。
  

日本政府旨在通过这项法案的实施,搞清奥姆真理教的实际情况,限制它的活动。法案明确表示要对“曾肆意进行大规模谋杀的”团体加强监控。法案的主要内容有:三年期间内对有关团体进行观察,团体每隔三个月要进行一次汇报,团体的设施要接受检查;当团体的危险性增加或妨碍检查时,将没收或禁止使用团体设施,将禁止向它捐款,禁止它的骨干进行活动等。法案还禁止被限制对象取得或使用与宣扬邪教有关的场所和设施,禁止被限制团体劝诱民众加入邪教组织等。这样,奥姆真理教就成了法案限制的对象。
  

12月1日,奥姆真理教代表村冈立子发表声明说,“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无法否认当时确实有一些教徒涉及这些事件。”这包括1995年3月20日东京地铁投毒事件。村冈立子说:“我对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做出由衷的道歉。”奥姆真理教企图通过这样的声明来减缓社会压力,从而阻止日本参议院通过限制该教的法案。
  

1999年12月2日,日本首相小渊惠三对记者说,“无论如何该教派被法律视为造成沙林事件的罪魁祸首,一个滥杀无辜的宗教组织。”“立法的目的”是要制止该教犯下像沙林袭击事件那样的致命罪案。他说,政府将竭尽所能,确保公民安全和产业免受邪教侵害。
  

3日,日本国会参议院全体会议以多数赞成通过旨在打击奥姆真理教非法活动的两个法案。这是日本采取阻止该邪教势力泛滥的有力措施。邪教势力是社会的毒瘤,不及时将其割去,必将伤害社会健康。日本法务大臣臼井日出男当天在会见记者时表示,公安调查厅长官将在年内请求公安审查委员会对奥姆真理教实施这两项法律。
  

与此同时,东京地方法院正在对在东京地铁投毒的奥姆真理教三名骨干份子进行公审。12月7日下午,检察当局要求判处投毒沙林的丰田亨和广濑两名被告死刑,判处当时负责开车的杉本繁郎无期徒刑。公审将在2000年3月2日由律师进行最后一次辩护后结案。

 

对于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的指控,缠讼多年后于2004年2月27日被东京地方法院一审判处死刑。麻原彰晃上诉后,日本最高法院于2006年9月15日仍判定麻原彰晃维持死刑,全案定谳不得上诉。但时至今日,麻原彰晃的死刑判决仍未实行。
 
奥姆真理教女干部菊地直子在潜逃17年后终于在2012年6月3日晚落网。
 
奥姆真理教一案唯一在逃嫌疑人高桥克在2012年6月也露出马脚,日本警方称其曾在神奈川县川崎市一家建筑企业打工。于2012年6月15日上午上午9时20分左右在日本大田区西蒲田7丁目的漫画喫茶店被抓获。
 
邪教份子终将难逃历史罪责!

 

死而不僵的奥姆真理教
 
奥姆真理教不仅在日本大力招纳信徒,而且也向海外发展势力,特别是在俄罗斯。1992年3月,正值前苏联解体动荡时期,奥姆真理教势力乘虚而入。该教以赞助俄日大学为名,堂而皇之地进入俄罗斯。1992年3月7日奥姆真理教一行300人乘包机飞抵莫斯科,诸徒众簇拥着“尊师” 麻原彰晃,颇为引人注目。麻原此次莫斯科之行的最大收获是受到俄副总统鲁兹科伊等政治人物的礼节性接见。
  

奥姆真理教访问俄罗斯成功后,俄罗斯分部的信徒人数急剧增加。奥姆真理教充分利用传媒在俄扩大影响。1992年4月,该教与俄国广播电台“玛雅库”签约,以年租金80万美元高价买下该台一天两次、每次25分钟的广播权。随后,该教还买下一家电台每周日上午30分钟的一条广播时间段。该教还与中波民间广播电台签约,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为基地用日语向日本全国广播。奥姆真理教还召集一批演奏家组成一个管弦乐团,借此高雅工具扩大其影响。
  

受奥姆真理教控制的传媒还声称可以用瑜伽祛病强身,这吸引了许多对自己的健康担忧的人的兴趣。许多信徒就是抱着求医治病的朴素想法加入奥姆真理教的。
  

根据奥姆真理教公布的数字,俄罗斯的奥姆真理教信徒最多时竟达35000人之多,在莫斯科有7个支部。教团还计划像熊本县波野村、山黎县上九一色村那样替信徒们建造称为“美丽花园”的生活小区。俄罗斯的信徒和日本一样要求捐献家中财产。有一个出家信徒甚至把自己经营的公司整个捐给了教团,公司事务所成了秘密道场。
  

随着奥姆真理教在俄罗斯的迅速发展,一系列社会问题随之发生。有人控告说家里的孩子一去不复返,有人哭诉被骗得人财两空。1994年7月,一些信徒的父母组成一个“青少年解救委员会”。该委员会声明,“在我国最为艰苦卓绝的时刻,一伙来自国外的江湖骗子试图利用宗教来操纵人们的智慧与思想。”委员会提出诉讼,要求禁止奥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发展信徒的布道活动,并要求教团赔偿200亿卢布损失。俄罗斯司法部对奥姆真理教的“宗教法人”资格亦进行了重新审核,并以审批材料有不周之处为由,宣布取消奥姆真理教的登记资格。1995年4月12日,叶利钦总统正式发布命令,要求联邦保安局调查奥姆真理教在俄的一切活动。1995年4月18日,法院亦作出判决,撤销奥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的宗教法人登记,赔偿金额按原告的要求是200亿卢布。当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成为过街老鼠时,它在俄罗斯也受到类似的待遇。邪教具有反社会的本性,社会也不能长期容忍邪教的存在。奥姆真理教在俄罗斯的势力必将遭到灭亡的下场!◇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