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观音法门害我家破人亡
2015-02-05    凯风网 蔡清山 2333次

我叫蔡清山,今年47岁,家住在漳州市龙文区。我和妻子蔡红从小在这里长大,读书,成家,立业,是众所周知“青梅竹马”。1988年7月15日,我们结为夫妻,开始了夫唱妇随的幸福生活。结婚后,在双方家庭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办起了一家生产胶合板的公司。这是我们小俩口事业的起飞平台。从办厂的土地平整,厂房搭建,机械设备安装,工人招录,日常管理……我们俩都起早摸黑,形影不离。几年下来,手头积攒了几百万元,日子一天天好火起来。

  

1993年,我们生了个可爱的儿子。三口子过得异常温馨,家里总是笑声朗朗,说句实话,那是我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感到什么叫幸福,今天回想起来,那滋味还是让我陶醉,刻骨铭心的香甜。

  

随着胶合板行业的迅速发展,本地的木材资源日益短缺,成本上升厉害。为进一步扩大胶合板企业的生产规模,我决定跟着外出投资的浪潮去广西贵港市,蔡红则留在家里照顾小孩和公司。我们俩忙碌归忙碌,每天晚上都要通一次电话,聊一些儿子的有趣事,家里的琐碎事。

  

随着外出创业的人的增多,许多人的家里只留下老人和小孩子。出于对家庭成员平安健康的祈祷,我们村里的一些老人和妇女开始到处参香拜佛,我也鼓励妻子蔡红跟随团队出去走走看看,散散心。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里兴起了到泰国朝拜的热潮。当时,这些人到佛教圣地朝拜的目的都很单纯,就是祈祷外出办厂经商的亲人能够生意兴隆,平安无事,家庭成员健健康康。直到有一天,妻子蔡红神神秘秘的告诉我说,在泰国景区休闲广场上认识了几个厦门妇女,那些人非常热心地介绍她加入观音法门,说亲人办厂污染地球,犯下不少恶劣罪行,一定要虔诚参拜入会祈求神灵的宽恕,又说什么有千千万万的信众在参拜,众神灵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但是入会后就有会员的身份,跟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可以跟上天神灵“呼应”,“有求必应”。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观音法门”这个词,我自以为这个跟基督教应该是一回事,属于宗教的一种吧,没有什么大碍的,也就没太放在心上,只是叫她别太去迷信就好了。

  

但是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随着参拜之风的盛行,村里20多人经常碰头集会,分享各自的“学习心得”,时不时的还会有泉州、厦门等外地的“老师父”来讲解信仰观音法门的好处、如何行善等,帮助她们提高等级。就这样,妻子蔡红的时间和精力慢慢转移到“诵经”、“修炼”,花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也少跟我电话联系了。父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妻子最近有点不对劲,经常召集七八人到我们家或者邻居家、隔壁村某个人家,要我问问她这是什么情况。有几次,我一打通电话,蔡红就颇有成就感地向我“开闸放水”,说什么前些年我们只顾办厂赚钱,把地球的生态环境全给破坏了,她现在正在修功德,替全家人赎罪,祈求神灵的原谅。还说她们一大群姐妹们经常冥想,修心养性,感觉精神百倍,又说已经得到“领悟”,现在她不吃鱼不吃肉,改吃素食了,身体比原来更加健康。还兴奋地告诉我,在“大姐”的邀请下,上星期她们20多人坐飞机到泰国,荣幸地参加了大型法会,由功德无量的“师父”给她们“印心”,正式成为会员了……。每次通话,我都只有倾听的份,而且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话,这让我实在受不了,只能把电话挂断。

  

妻子蔡红非常用心“诵经”、“修炼”,那段时间几乎都是早上不到六点就起床,开始“打坐”、“诵经”。儿子总是被她从睡梦中吵起来,为此劝止她,不要再“诵经”了,这样下去不仅影响他的学习和生活,对她自己的睡眠和身体也不好,可她根本没有听进去,反而叫儿子跟着一起吃素食,母子俩多次为吃素食的事吵架。儿子很懂事,很聪明,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年段前三甲,而且从小就非常敬爱父母亲,对我们的话是百依百顺的,在蔡红的死缠烂打下,儿子终于被征服了,跟着她吃起素食来了。儿子刚开始只是早晚两餐在家里吃饭时陪蔡红吃素食,午餐则在学校或者他爷爷家吃荦,后来被蔡红发现了,说这样对神灵非常不礼貌,不尊敬,会遭到报应的,硬是让他三餐都要吃素食。我爸爸妈妈还为此事跟蔡红争吵得很历害,闹翻了脸。

  

后来,儿子小学毕业到龙文中学读初中,妻子蔡红怎么也不让儿子跟其他同学一样在学校的食堂内用餐,叫他自己在宿舍内煮素食吃。蔡红怕我责怪,这件事一直隐瞒着我,也不允许儿子告诉我。直到有一天,我儿子在宿舍内煮东西,同学叫他到不远处打蓝球,打着打着忘记了煮东西的事,结果宿舍内着火了,幸好当时同学发现得早,火势不大,及时扑灭,否则后果不堪想象。火虽然被扑灭了,但是儿子长期吃素食的事则成为包不住的“火”,迅速在全校蔓延开来,成为同学们的笑柄,让儿子在学校抬不起头来,因为失火的事学校还对他进行了处分。从此以后,我儿子的学习积极性明显下降,成绩一学期不如一学期。每当想起这事,我总是非常自责。

  

随着蔡红“修炼”的深入,她还要求厂内所有工人吃素食。刚开始,一些老员工念在我们夫妻多年来视他们为亲人的份上,就应付着吃了几顿素食,没想到蔡红跟他们来真的,还规定只要不吃素食就是对神的不恭不敬,就要开除出去。工人们听不下去就跟她理论起来,可蔡红根本就不讲理,大家见状,纷纷收起包袱离开。其中五六个老员工非常感激我们的诚心款待,临走前给我打电话,说:“蔡总,这么多年来你们夫妻俩把我们当兄弟一般,这里早已经是我们的家了,我们是逼不得已才选择离开的,干粗活的人怎么可能全都吃素食,要是那样哪来的力气啊?”工人就是我们的手足,没有他们的曾经努力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成就。当时我很重视这件事,专程从广西赶回来处理,但不论我讲什么,蔡红都听不进去,还说什么吃鱼吃肉就是杀生,会犯下滔天罪行的,她这样做是积德行善。我们当着工人的面吵得很凶,后来她跑进厨房里拿出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逼我让步,在场的人都看傻眼了,我们结婚这么多年来,从未这样吵嘴过。我一时又拿不出有效劝阻她的办法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多年一手经营起来的公司陷入关门的困境。

  

从泰国参加“法会”回来后,蔡红的干劲冲天,开始了她的“积功德、行义举”之路,祈求能够早日修炼成佛。很快在龙文中学本校门口开了家素食餐厅——爱海素食餐馆。餐厅里经常有几十号人来义务做工,平时就在那里召集会员聚会、“共修”。餐厅开张后,蔡红自己经常又是买菜、洗菜、切菜、炒菜、洗地板,什么活儿都要包揽下来,干得比谁都卖力,累得死去活来的。这还没有完,每个月要到市区或者厦门,泉州等周边地区当义工。由于劳累过度,加上吃素食,营养不良,气血不足,不久就憔悴得瘦了一大圈,双方的父母和亲人们可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不管我怎么劝、怎么给她开导,她压根儿就是不理睬,依然是我行我素。后来,我动用了她的父母亲、老师、同学……轮流上阵作思想工作,可是都不见效。

  

餐厅运营时,为了吸引学生和周边群众的注意力,本来一份成本五六元的快餐,她却只卖一元,知道的人都往餐厅挤,真可谓“生意兴隆、本钱倒贴”。餐厅的屋顶还安装了“小耳朵”,室内摆放一台电视机,专门用于接收境外与“大姐”有关的新闻等,她还自己出资到厦门,以每件100元的天价购买一大批“文化衫”,以每张50元的价格购买“大姐”画像,以每本120元购买《带我回家》,以及大量“素食救地球”挂图、书籍、音像制品,免费赠送给前来餐厅用餐的顾客和会员。

  

餐厅运营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里,蔡红总共从存折上取出37笔款项用于餐厅的正常运作以及购买小饰口、衣服等“法物”,共计56万元多元。加入观音法门以来共有23笔“供奉”给“大姐”,共有135万元,要知道这些都是辛苦劳作得来的血汗钱呀!

  

2009年7月10日下午,蔡红和10几个信男信女们带着“素食救地球”彩图、“观音法门”宣传单到云洞岩风景区与324国道交汇处向游客、行人、路过的车辆进行发放、宣传,现场还拉起“加入环保,拯救地球”红布条,有时还主动追逐、纠缠不理他们的行人、摩托车司机。一直到傍晚7点多,妻子蔡红正在全神贯注地向一个过路人讲解宣传单内容时,突然一辆土方车冲着她们飞速驶来,由于货车超载,贯性太大,刹车不及时,直接正面撞在蔡红和那位过路人的身上,两人都被撞飞了10多米,蔡红的头部磕在绿化带的石条边沿,当场死亡,另外那人受了重伤。听到这个噩耗,她的父母亲当场就昏了过去,我整整两天未进任何食物。那种无助、悲痛欲绝的感觉就象一块铬铁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上,至今仍然清晰。

  

蔡红呀蔡红,你这是参拜了哪尊“观音”啊,竟然是如此的“好心肠”,恨心把你推进地狱?!难道说这就是你们迷恋观音法门所要的“得救”、“解脱”吗?记得不?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结婚25周年纪念日,不是说好了吗,要年年一起分享烛光晚餐的?没你在身边,我该怎么办啊?你在他乡还好吧?我在想你,你知否?◇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