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祷告治病”让我左手残废
2015-02-05    凯风网 庞源贞 2507次

我叫庞源贞,女,现年51岁,家住湖南省沅陵县明溪口镇明溪口村。夫妻二人在家务农,靠勤耕苦做支撑门户并养育了一对儿女,儿子已经结婚成家,女儿就嫁在邻村。目前,我在家中照顾小孙子,女儿经常回娘家看望我们,家庭生活其乐融融。但是,当我一个人独坐静思,追忆着过去信奉“三赎基督”(后来才知道是“门徒会”邪教组织)时的荒唐岁月,抚摸着因相信“祷告治病”耽误了治伤最好时机而致残的左手,心中悔恨交加,要不是经历过那一次生死历程促使我幡然醒悟,从“信教”的泥潭中自拔出来,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安坐家中享受晚年的幸福生活。看看眼前,想想过去,我无比痛恨这个所谓的“三赎基督”给我和邻居造成的种种恶果,我至今仍心有余悸。

  

事情还得从2003年秋的一天说起,当时好象刚刚交伏,随着儿女结婚成家,我也就不必像以前那样勤耕苦做,人就下子轻闲下来了,但我是一个坐不住的人,于是就有多余的时间到乡亲邻居家中串门闲谈。这天上午,我正在隔壁邻居张叔家中串门,一个多年没有来往的老姨来我家找我,我把她让进家中,她关上门,拿出一幅白布上画有红十字的旗子和《论生命粮》、《闪光的灵程》、《神国与永生》等几本书,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只要读熟了这几本书,平时对着这幅十字旗早晚祷告,在星期天参入集体“礼拜”活动,全家就能“受到神灵的保佑”而身体健康,只要每天坚持做下去,“祷告就能治病”、“信教就能保平安”,交纳100元的入教费,书就免费送给你,就算加入了“三赎基督”,还说村子里已有十多人加入进来了,现在他们的全家人已经受了益……当时我正闲着无事,听到有这么多的“好处”,就一口答应加入他们。于是,我就按照他们的规定,平时在家中对着“十字旗”早晚祷告,有时和其他信徒一起,脚穿黄跑鞋,晚上常常到临近的村里去“传福音”、“开新工”,还经常向所谓的神“献爱心”,缴纳所谓的“慈惠钱”、“慈惠粮”,祈求得到“福报”,在星期日,就与许多人一起在老姨家中集体祷告,我爱人开始就很强烈地表示反对,多年来第一次和我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后来见我非常固执且决心大,只好对我听之任之。

  

半年多时间就这样过去了。2004年5月的一天,附近一名陈姓老爹因患肝炎病(当时已到了肝腹水的程度)而被邀加入到“信教”队伍中,他停服了多年治肝炎的药物,有时与我们一起到邻近的村子里“传福音”,现身说法“讲见证”,在他的带动下,本村的赵伯、李伯等身体不太好的老人也加入进来。在7月份的一天,我与陈老爹一起到一个比较偏远的村子里“传福音”,我看到他走路吃力的样子,脸色蜡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就关切地说“陈伯,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明天还是到医院看看去。”他却说,想到医院去,但是我们那个“组长”不允许去,说是这个星期天集体为我“祷告治病”。时间到了2008年5月15日,陈老爹在家中祷告时忽然感到胸腹部剧痛,痛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脸色变得焦黄,我们几个 “兄弟姐妹”在 “组长”的带领下再次集体为他祈祷,最终他还是在一片祷告声中离开了人世。这件事发生后,使我心中久久不能释怀,心中老是问“祷告真的能治病吗?”

  

2009年4月21日上午,丈夫到屋对面的山坡上种包谷去了,我哄着小孙子熟睡后,看看还没到做中饭的时间,就打开电开关,用切草机切猪草,由于精力不集中,不小心我的左手伸进了切草机,一下子被机子切断了的四根手指,顿时鲜血直喷满地,此时的我不是呼喊家人和邻居送医院救治,而是想到的是赶紧跑上楼向“十字旗”跪拜,祈求“祷告救命”,由于流血过多,渐渐体力不支昏迷休克过去了。幸好被邻居发现,及时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直到第二天我才醒过来,也才从我爱人的口中知道我痛昏后的情况——当时,我由于失血过多,处于休克状态,恰好邻居张叔被小孙子醒后的哭声吸引过来,才发现我处于血泊之中,头触着地但保持着“祷告”打坐的姿态,就赶紧喊我的丈夫,与几个围拢过来邻居一起将我送到了县人民医院,经医生诊断,由于错过了接指的最佳时间,手指已不能续接了,幸好送医院还算及时,不然再耽误半个钟头就会有生命危险,经过医生有效的治疗,半个月后手才基本痊愈,但是左手留下了终身残疾。同病房的和来看我的人,听到我手指受伤致残的经过,纷纷讲我是中了“三赎基督”的魔,说早晚祷告就能治病,那还要医院干什么?他们在同情我不幸的同时,都说我愚昧无知。

  

正在我为此事懊悔不已时,帮教志愿者带着慰问品看望我,并及时联系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跑前跑后为我报销了600多元费用,还给我讲解了这个“三赎基督”是打着基督教的牌子,实质上是一种叫“门徒会”的邪教组织,所宣扬的“信教能保佑全家人身体健康”、“祷告能治病”都是歪理邪说,都是骗人的,这个邪教组织目前已经造成了许多致死致残的案例。

  

出院回到家中,我第一件事就是上楼撕下了“十字旗”,连同《论生命粮》、《闪光的灵程》、《神国与永生》等几本翻破的书一同送入了柴火灶中,并对前来看往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和“兄弟姐妹”现身说法,告诫他们不能再相信所谓的“三赎基督”了,所谓的“祷告治病”、“信教能保平安”是骗人的,有病、受伤还是要到医院中接受治疗,否则就会像我一样造成手指残疾并差点丢命,遗恨终生。

  

从此以后,我痛下决心,与“三赎基督”进行了彻底决裂。出院后我就专注做家务,一心一意照看着小孙子,闲时随着一帮老太太在活动中心的坪场上跳跳健身操,生活起居很有规律,一家老小其乐融融。但我听说,至今还有人相信“祷告能治病”、“信教能保平安”,因此,我就将我亲身经历的惨痛往事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门徒会”是一种害人的邪教。◇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