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血水圣灵”把我坑惨了
2017-01-30    汗青网 王安珍 8138次

“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全称为“耶稣基督血水圣灵全备福音布道团”,又称“圣灵重建教会”,总部设在台湾,以特区、区、小区、教会四级体系划分,目前有10个特区。其头目左坤,男,1930年10月生,原籍江西省九江市。左坤把该邪教组织装扮成家庭组合形式,左坤在教内以家长自居,要求信徒称其为“老爸”,在聚会时都要为其祈福、祷告。早在199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7个邪教组织,“血水圣灵”便名列其中。

“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全称为“耶稣基督血水圣灵全备福音布道团”,又称“圣灵重建教会”,总部设在台湾,以特区、区、小区、教会四级体系划分,目前有10个特区。其头目左坤,男,1930年10月生,原籍江西省九江市。左坤把该邪教组织装扮成家庭组合形式,左坤在教内以家长自居,要求信徒称其为“老爸”,在聚会时都要为其祈福、祷告。早在199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7个邪教组织,“血水圣灵”便名列其中。

近年来,“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在一些地方较为活跃。该邪教组织冒用基督教的名义散布歪理邪说,神化首要分子,从事地下非法活动,秘密发展组织,大肆拉拢青少年加入,疯狂聚敛钱财。一些群众被“血水圣灵”邪教欺骗拉拢,受到精神控制后难以自拔。传教从找陌生人搭讪开始,问是否懂《圣经》、是否信耶稣,先交流《圣经》、再邀请聚会。再慢慢用《圣经》第九章的新约将保罗看到异象、讲神派使徒一事,逐步让他们接纳使徒就是“老爸”左坤。图为左坤86岁生日庆祝会,众多“血水圣灵”教徒到场祝贺。

近年来,“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在一些地方较为活跃。该邪教组织冒用基督教的名义散布歪理邪说,神化首要分子,从事地下非法活动,秘密发展组织,大肆拉拢青少年加入,疯狂聚敛钱财。一些群众被“血水圣灵”邪教欺骗拉拢,受到精神控制后难以自拔。传教从找陌生人搭讪开始,问是否懂《圣经》、是否信耶稣,先交流《圣经》、再邀请聚会。再慢慢用《圣经》第九章的新约将保罗看到异象、讲神派使徒一事,逐步让他们接纳使徒就是“老爸”左坤。图为左坤86岁生日庆祝会,众多“血水圣灵”教徒到场祝贺。

被拉拢加入“血水圣灵”邪教组织的成员在河中进行所谓的受洗。

被拉拢加入血水圣灵邪教组织的成员在河中进行所谓的受洗。

 

我叫王安珍,今年73岁,丈夫已去世多年,有3个儿子,家住重庆市合川区云门街道任沟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我的家境在村里虽不算富裕,但也吃喝不愁、生活还算过得去,邻里关系也很融洽。

  

由于儿子们长期外出务工,只有我一人在家,平时闲来无事时,我信奉了基督教,每个礼拜都要到附近的教堂里做祷告。

  

1995年8月的一天,之前从未见过的邻镇的杨彩英突然跑到我们教堂做祷告,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不是来听道而是来传福音(发展教徒)的。当时她神秘兮兮地问我信主的目的是什么?我说是永生,她说她的目的是“进神国”,而且“神国”还要分城内、城外。我不懂,她说要讲给我听,我很单纯,听有人讲道给我听我就乐了。随后杨彩英叫我去她家,我答应了。我记得那天下大雨,她东拐西拐把我带到她家,我们两个全身都淋湿了。她家不怎么宽敞,估计二三十平米,我进去发现里面黑压压的,坐了十多个人,原来这就是她们的聚会点。进屋之后,杨彩英问我“受洗”了没有?我说没有,她说了很多“受洗”的好处,信主后不“受洗”,主来了会很吃亏,反正淋湿了,就洗吧!就这样,我那天稀里糊涂地跟着她领受了。“受洗”后,她就开门见山地跟我讲起道来,我听着听着就感觉不对劲了,我开始怀疑了,还反驳了她,但她们当时用了很多圣经的经节来回答我。

  

杨彩英见我仍有些迟疑,就对我说:“等几天我要带几个教友到你家来帮你讲授新的基督教义,你回去准备一下。”大约一星期后,她真的就带了四五个人来到我家,我很热情地招待了她们,准备聆听她给我讲新教义。结果她二话不说就拿出了《全备福音》、《进神国》、《生命之光》等“圣书”让我好好“学习学习”,说什么“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不信教的人都将接受神的审判,死后不得超生……只要跟我信教,包你和家人百病不生,有病也用不着吃药打针,而且死后都能够上天堂做王,享受神为我们预备的永世国度——新天新地……”就这样,我被杨的花言巧语说服了,成为了“圣灵重建教会”的一员。为了笼络我,杨彩英说她是使徒(左坤)的带领同工,她封我为执事,我脑壳一热,心甘情愿地把我多年攒下的4000块钱奉献给了教会。10多年里,我前前后后共奉献了3万多块钱,包括小儿子给我看病的1万块钱。

  

我原本身体就不大好,50多岁的时候,就发觉手指和腿无意识地抖动,初始没怎么注意,就随便找了个赤脚医生开了几副中药吃,但始终不见好转。后来我找到杨彩英诉说我的身体状况,希望她能帮助我,她却对我说:“‘老爸’说了,在这地上,天灾、人祸不断,人终日没有安宁,这个地球要毁灭了……主未来之先,不信主死了的人在阴间等候来世的审判,信主的人,必从死里复活,且永远不再死……你也别去医院了,坚持跟我一起传福音吧,‘老爸’会保佑咱们的,带我们到神那里去享受莫大的荣耀和福气的……”我听后非常兴奋,心想“老爸”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我只有坚定不移跟随“老爸”,让“老爸”带着我们“进神国”,作王掌权直到永永远远。从此以后,我再不吃药了。

  

然而接下来的几年时间,虽然我虔诚地在“老爸”画像前祈祷,祈求“老爸”保佑我的病尽快好起来了,但我的身体却越来越糟糕、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严重的时候双手、双腿和脸部的肌肉变得异常的僵硬,行动十分困难。我常常在睡觉前对着“老爸”画像祷告:“我的主啊!我该怎么办?有两条路,我该走那一条路?如果我走错了,我自己下硫磺火湖算了,最怕是我传福音把别人都带去了。如果这条路是对的,我不是很吃亏,错过了一条通天的道路。我不甘心!主啊!我是信你的,你是我永远的主,求主怜悯我,亲自带领我吧!”

  

2007年7月23日中午,火辣的太阳照射得我睁不开眼,但是受杨同工的指示,我不得不顶着近40度的高温,到镇上一家打印店复印《奉差遣的脚踪第二集试题》(对新入会的考题),我好不容易拖着僵硬的身体到了复印店时,突然身体一阵剧烈的抖动,便不能动弹了,话也说不出来。复印店老板吓得连忙叫人把我抬到了镇卫生院进行抢救,经过医生的紧急救治,我暂时保住了这条老命。

  

我的小儿子得知这个消息后,十分关心我的身体健康,专门赶回家来把我送到武汉陆军医院去进行详细的检查,最终医院得出的结论是:由于我长期不吃药治疗,现在已经恶化成了帕金森综合症。

  

这个结果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让我根本无法接受,回想自己十几年来忠诚信仰“血水圣灵”,逢人便宣扬“全备福音”,对左坤无比崇拜,听信其生病不用打针吃药、“祷告”能“祛病保平安”的说法。可事实怎样呢?我宛如行尸走肉,因神经系统疾病没能得到及时的医治,导致病情恶化,失去了人生最宝贵的东西——健康,我真的是悔不当初,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