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馒头不是孔明发明的
2015-09-17    《牛城晚报... 钱国宏 1499次

馒头是现代人日常生活中常吃的一种面食,食品界将其誉为中国最著名的发酵面食品,古代中华面食文化的象征,堪与西方的面包相媲美。谈起馒头的“身世”,很多典籍和文章都将其“研发”的功劳记在一代贤相诸葛亮名下,认为馒头是诸葛亮在行军打仗过程中偶然发明的。其实,这是一种误传,馒头至少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且已成为人们的日常食品了。

    

古典名著《三国演义》中,对诸葛亮“发明”馒头有过这样的叙述:“诸葛亮平蛮回至泸水,风浪横起兵不能渡,回报亮。亮问,孟获曰:‘泸水源猖神为祸,国人用七七四十九颗人头并黑牛白羊祭之,自然浪平静境内丰熟。’亮曰,‘我今班师,安可妄杀?吾自有见。’遂命行厨宰牛马和面为剂,塑成假人头,眉目皆具,内以牛羊肉代之,为言‘馒头’奠泸水,岸上孔明祭之。祭罢,云收雾卷,波浪平息,军获渡焉。”中国民间据此才有了流传后世的“诸葛亮发明馒头”之说。元人林坤所著《诚斋杂记》中证实:“孔明征孟获。人曰:蛮地多邪,用人首祭神,则出兵利。孔明杂以羊豕之内,以面包之,以像人头。此为馒头之始。”这为后世确立“孔明乃馒头之父”的论断进一步提供了史实证据。

    

明代湖北蕲春人周祁撰所著的《名义考》是一部“训诂”类的史著,书中考证了一些古代的史地文物、典章制度、风俗民情等。《名义考》中记载,中国古代凡以麦面为食的,统称为“饼”:以火炕,称“炉饼”,即今之烧饼;以水沦,称“汤饼”(或煮饼),即今之切面、面条;“以面蒸而食者曰‘蒸饼’,又曰‘笼饼’,即今馒头。”明人黄一正所著的《事物绀珠》一书中,也有“蒸饼”即馒头的记载:“秦昭王作蒸饼”说明秦朝时,已经出现馒头或馒头的雏形了。南朝梁人萧子显《齐书》中记载,南齐时期,朝廷规定:太庙祭祀时必须用“面起饼”。这种“面起饼”的做法是“入酵面中,令松松然也”,也就是说,让面“发酵”起来,这样就会松软暄腾。《名义考》中所记载的各种饼,都是未经过发酵的,也即民间俗称的“死面饼”;而《齐书》中记载的“面起饼”则是真正意义上的馒头了——“发面饼”。

    

魏晋时期,“蒸饼”更是成为大众食品了,《晋书·何曾传》中就有吃“蒸饼”的记载:“(何曾)性奢豪,务在华侈。帷帐车服,穷极绮丽,厨膳滋味,过于王者。每燕见,不食太官所设,帝辄命取其食。蒸饼上不坼作十字不食。食日万钱,犹曰无下箸处。”——这位何大官人爱吃开花馒头“不坼作十字”即开花馒头)。西晋束皙曾作《饼赋》文中有“春食馒头,夏食薄壮,秋食起溲,冬食汤饼”的记载。

    

宋代时,因避讳仁宗赵祯——“蒸”与“祯”音近,便将“蒸饼”改称“炊饼”。古典小说《水浒传》中武大郎“每日挑卖炊饼”中的“炊饼”就是“蒸饼”,也即馒头。

    

唐以后,馒头的形态变小,称作“玉柱”、“灌浆”——“玉柱、灌浆,皆馒头之别称也。”(明人邹善长《汇苑详注》

    

由此可见,早在三国时期的战国时代,国人就已经吃上馒头了,而且吃得很普及、很讲究,有滋有味,乐此不疲,“馒头自武侯始”的论断,不过是受了《三国演义》的影响,属于“戏说”一类。也许,诸葛亮当时真的发明了“蛮头”但那不过是一种祭祀用的面食,属于“牺牲”一类,所以明人郎瑛在《七修类稿》中说:“馒头本名蛮头,蛮地以人头祭神,诸葛之征孟获,命以面包肉为人头以祭,谓之‘蛮头’,今讹而为馒头也。”一句“今讹而为馒头也”算是为这场“馒头官司”定了案。

    

赘言一句,在中国古代,包子也常常被称作馒头(又作“曼头”、“馒首”)。五代后蜀何光远的《鉴诫录》中就有“半破磁缸盛醋酒,死牛肠肚作馒头”的诗句;后宋周密《武林旧事》宋人曾敏行《独醒杂志》、金人刘祁《归潜志》中,均有“羊肉馒头”、“蟹黄馒头”、“猪肉馒头”的记载;宋代著名文人欧阳修、苏轼等人更逗,他们把那些水准极差、质量极次的文章,贬称为“厚皮馒头”“肥皮馒头”!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