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浅谈屈原之大爱与世俗之爱
2017-05-30    汗青网 黄小渤 1356次

屈原的作品中出现了很多所谓的香草美人,这些意象的出现是寄托特定情感的。我们所熟悉的便是“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木兰”“秋菊”便是表现屈原遗世独立,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载体,而美人的意义,一则是指他所追求的一种理想,另一则指他心中所期望的楚怀王,或许还有其他。无论是何种,他已经不是我们所认为的,单单是指貌美婀娜之人


屈原的爱是超脱的,也可以说是一种大爱,他情感的寄托是君与国。表面上,情感的放逐是于兰皋之处静安,芙蓉之畔修心。于外,君,谗言尽信,攘国之摇摇欲坠。于心,已是寥落不堪。但人总是放不下所爱之人,所牵挂之事,之于屈原,亦是如此,这也是他本身所不超脱的一面。于他而言,所忠之君,所爱之国,即使女嬃之婵媛,依旧不能让他自此放逐,洒脱世外。“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朝搴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所向之境何其美也。可是呢?“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以怒。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修之故也。”美人迟暮的担心,为国家命运而焦灼与改变美人之心,光复国之根本之汲汲。语境之中透露着对所爱之美人的爱与怨,对美人的忠心上可与九天相誓,害怕他走先祖败绩之路的忧与怨,所爱之深沉,溢于言表。


“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虽说愿放下所爱所忧去追随那前代的神巫彭咸,相依为伴,但最终还是为此牵绊,最终付与汨罗江之中,所有的感情终究与形体化为水中涟漪。至此,可以说屈原的爱是超脱了,与形体一起。


我们自然是没有屈原般的蕙质兰心与超越灵魂的君国挚爱,这大抵是时代和自身意识所决定的。今天,一纸书,一段文字,一句话,一个信物便成了我们人与人之间传递情感意义的符号载体。文学文字中象征意象的普遍使用,是古代文学大家,今天的学者或某些普通身份的文字意象控所爱好玩味的东西。三言两语,眼神动作就能表达的情感或交流,大部分人自然是不愿费那心思的。委婉与直接是语言技巧,不同的方式效果是有所差别的。友情、亲情,爱情,三种不同的情感,构成了现实社会中主要的交流与情感的所托,所付出的心思也是不同的。所谓血浓于水,亲人之间自然是不需多费口舌。而朋友自然是合得来,有共同语言的,一起时,真心平顺,如此就会在某一阶段中共度的。而知己较之于朋友是有些不同的,虽达不到高山流水的那种崇高,但心境的某些共融是必不可少的。而现实中,真心的朋友已难能可贵,知己便奢侈了,如果真能有一知己,我想那真是上天眷顾了罢。


爱情,说的美好些就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所表达的那般令人神往。说的直白些就是因欲望而产生的冲动。冲动的层次和原因是因人而异的,仅仅停留在审美和精神这一层次的恐怕现实中少之又少。


《国风·周南·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在爱情中看来古人和今人还是相通的。但这种炽热的表达思念显然是直接的,难道是因为爱之切?而《蒹葭》《诗经·国风·秦风》)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对于爱情的表达却是委婉清丽的。对于诗中描写的主人公的心上人大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之感。表面上看,这份感情似乎是有地点的阻碍,即“可望而不可以即”,但是也不难发现其对伊人的执着。


一方面,《蒹葭》《关雎》相比而言,这首诗在情感表达上让人感觉舒服些,更侧重的是一种唯美,而不是急切。但要是拿到现实中来,《关雎》中的那种追求方式显然成功率会更高。因为,过于平淡或因外因之顾而疏离却有未付真心之嫌。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关雎》《蒹葭》中主人公对追求之人的心仪指数应该是不相上下的,但在《蒹葭》的表述来看,是否因外界不可消除的一些阻绊而有不得不放弃之心亦是未知的。


到了孔子,他推崇“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即“乐而不淫”。释之为“于情理之中而发生,因道德礼仪而终止”。自然《蒹葭》也就成了他所支持的这种“礼”的典范。《关雎》的做法在他眼中是不可取的。个人认为,情与礼之间的跨度并不是很大,但界限却很清晰。“礼”有意为礼数,礼节,孔子应是取之此意。而逾越这道门槛之后,便是关于情的一些东西了。而达到什么样的情呢?“闺中之乐,有甚于画眉者”。“甚者”,这情的表现方式便多了去了。金庸的《倚天屠龙记》中,最终赵敏与张无忌在船中的对话,赵敏的最后一个要求便是让张无忌予她一生画眉,即眉目传情,可见画眉亦是相濡以沫的表现。


说到爱,就不能不谈欲。爱与欲是一脉相承的两种感情,有看似有分界点却也模糊不清。存天理,灭人欲是朱熹理学思想的重要体现,从表面上说是禁锢人的自由的,但它更多的是约束自身的行为,追求更高的道德修养。孟子说:“养心莫善于寡欲。”孔子说:“性相近也,习相远也。”人的本性是有很多相近之处的,只是后天的学习相差甚远,这也就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当是控制在道德的约束范围与不影响自身追求之内的,这或许就是孟子所说的的界限了。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浅谈屈原之大爱与世俗之爱》由汗青网为您提供,汗青网对本文持有版权,拒绝任何形式的擅自转载或镜像。欲获得我方授权,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