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牛对琴说
2016-04-13    《羊城晚报... 邢小利 1370次

“对牛弹琴”是琴对牛说。曾经,牛虽然没有文化,更不懂音乐,但牛有自知之明,它谦虚,低调,你弹你的琴,我嚼我的草,我没有文化,但我敬重文化,我不懂音乐,但我绝不亵渎音乐。

 

现在,很多的牛牛起来了。它要对琴说。你可以发现,在很多的时间和很多的场合,牛开始并且振振有词地在对琴说。牛高擎牛头,高谈阔论,虽然常常前言不搭后语,但并不妨碍它牛语滔滔不绝,并且时常还要引经据典一番,以显其言之有据,学问扎实而且渊博。

 

琴无语。

 

琴沉默着。

 

很多年前,我去拜访一位山僧,在山僧小小的院落,遇到几个也去看山僧的人。其中一个看起来特别精明的男子,对佛学,对山僧的出家,提出了许多质疑,以古今哲学,以现代科学,以最新的逻辑学理论,以其他种种我很陌生的理论和方法,对山僧穷追不舍。

 

似乎整整一个下午,或者不到一个下午,总之,感觉时间很长,能言善辩的精明男子使出十八般武艺,轮番攻击,眼前一片刀光剑影。山僧只是盘腿坐在地上,微笑,品茶,听山间吹来的风,间或答上一两句与问有关也与问无关的话。

 

那一刻,面对此情此景,我忽然想到一个词:牛对琴说。或者不是想到,而是感觉到。

 

确实,是牛对琴说。

 

佛曰:不可说。不落言筌,不涉理路。

 

山僧为什么出家?山僧能说出来的理由,都不是理由。

 

牛对琴说的时候,琴无语。

 

后来,常常,看到一些高高在上或不高高在上、名声赫赫或不赫赫的人,在一些时间,一些场合,登上高台讲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底下坐着的,却都是饱学之士,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牛对琴说”或感到“牛对琴说”。

 

也许,这是一个“牛人”“牛皮哄哄”的时代。

 

琴对牛说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也可以“牛对琴说”?或者,自古以来,都有“牛对琴说”?

 

有时,因了某种机缘,我也要登台说话。面对听众,我常常会问自己:此身此刻,牛耶?琴耶?冷水灌顶,冷汗直流,就会有一丝丝清醒。◇

上一篇赤子情怀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