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与情敌“拼儿子”,人生酿惨剧
2015-12-16    《恋爱·婚... 枫林 1645次

十多年前,大学里成了情敌的葛洪志和赵德云,拿来较量的是财富和才华;十多年后,已经各自成家的他们用自己的儿子开始了新的比拼,却导致葛洪志本来成绩优秀的儿子成了“精神病”……

 

父辈宿怨未解,孩子高中相逢,
一场较量拉开序幕

 

2012年1月中旬,沈阳市一所重点高中高一(2)班召开家长会,44岁的学生家长葛洪志赶到学校,竟意外碰到了当年的情敌赵德云。他这才知道,儿子葛天昊的同学赵新宇,竟然是赵德云的儿子!

 

葛洪志高中毕业后,考入东北一所大学金融专业。来自辽宁丹东的女孩黎欣宁,是他的大学同学。黎欣宁身高1.66米,身材窈窕,面容清秀,是公认的校花。大三那年,黎欣宁欣赏葛洪志的才华,两人开始了热恋。然而,这段感情只维持了一年多。

 

大四时,同班同学赵德云对黎欣宁展开了爱情攻势。赵德云家境优越,在沈阳拥有一家服装厂,住的是几百平方米的别墅。最后,葛洪志只得眼看着美人落入他人怀抱。大学毕业后,赵德云继承家业,从服装业转入采矿业、房地产业,早已成了亿万富豪。

 

葛洪志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沈阳市一家商业银行工作,几年后升任部门主任,和一名同在银行工作的同事结了婚。

 

曾经的那场情场较量,成为葛洪志心中永远的耻辱。但一提到孩子,他的脸上立刻展现出笑容。他故意对赵德云呵呵一笑,说:“我是混得不如你了,可是,我儿子比你儿子强多了,第6名对第39名!”赵德云尴尬地笑笑,未作回答。

 

回到家,葛洪志与儿子聊天,假装无意中聊到赵新宇。葛天昊不屑地说:“他要想比我考得好,那得下辈子!”与儿子的这次谈话,让葛洪志有了底气。

 

2012年4月中旬,大学同学聚会。这次葛洪志破天荒地没有找借口推掉。葛洪志给赵德云夫妇敬酒,一饮而尽后开始挑衅:“德云这顿饭得花个一两万块钱,这点钱对于他是九牛一毛。”然后他话锋一转:“大家说巧不巧,我儿子和德云儿子竟是高中同学。我那臭小子吹牛说,赵新宇要想比他考得好,那得下辈子!上学期期末考试,他是第6名,赵新宇第39名,全班才48人。我当时就骂他不知天高地厚……”赵德云的脸一下子白了。葛洪志报了当年夺爱之仇,终于看到情敌在他面前落败的样子。

 

被葛洪志羞辱了一顿后,赵德云一夜无眠,第二天就派人在全国收集如何提升学习成绩的信息。他要和葛洪志斗一斗,而且要彻底打败他。

 

5月中旬,班级月考,结果葛天昊仍是班级第6名,赵新宇却是第40名。这个结果,令赵德云沮丧不已。下属收集来的各种信息摆在赵德云眼前,他仔细进行了分析权衡。一周后,赵德云做出决定:采用最先进的教育套餐,一年花百万元组建全方位的服务团队。而且,他还要想办法鼓起儿子的斗志。于是,赵德云欺骗赵新宇,说他和葛洪志读大学时因为争成绩结下仇,上次大学同学聚会,葛洪志当众羞辱了他……

 

听完父亲转述葛天昊的话,赵新宇一下激愤起来:“太欺负人了!”赵德云趁机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16岁的赵新宇,被父亲鼓动得血脉喷涌:“只要能战胜葛天昊,就是累死我也认。这半年来他多次嘲笑我,我当时没在意。现在明白了,他在替他父亲报仇。我不是孬种,我要替爸爸打败他……”

 

赵德云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场裹挟着父辈恩怨的博弈开始了。

 

富豪组建高考服务公司,
百万巨资只为高考获胜

 

2012年6月初,赵德云专门为儿子高考服务的团队组建完成。这个团队有2名经验丰富的青少年心理问题专家、1名顶尖营养专家、1名优秀的医生、1名体能训练专家、1名一流的厨师,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各请2位沈阳顶尖的教师。16名专家组成了庞大的一流高考服务团队。

 

赵德云在儿子学校对面的花园小区租下了4套228平方米的住房,年租金25万元。一套是他们一家三口的住处,一套是儿子的书房、健身房和休闲场所,另两套是专家的办公室,里面有各种专家指定的设备和用具。仅购买这些,就花掉了68万元。体能训练师和厨师是全职的。其余的专家,每周六周日来赵家上班2次,寒暑假每周各增加1天。专家的费用,也是行业最高。

 

2012年6月2日是星期六,早上8点整,高考服务团队第一次全体会议。赵德云特意把儿子赵新宇喊了过来。他说,他已把集团公司的所有工作交给几位副总承担,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他只有一个职务,就是赵新宇高考服务公司总经理。

 

两位心理专家制作了两张大照片挂在赵新宇的书房里,一张是赵新宇的,另一张是葛天昊的,一左一右。只是,赵新宇的照片比葛天昊的低得多。心理专家说:“你的考试名次是第40名,葛天昊是第6名,差34名。你的照片上面有34个格,你每追上一个名次,就可上升一格!”看着那34个格,赵新宇心里很不是滋味,可父亲和专家绝不许他摘下照片。每看一次照片,他就更有学习劲头了。

 

2012年6月底,葛天昊当着同学的面嘲笑赵新宇成绩差……赵新宇气得脸色铁青,第二天他将这件事告诉了心理专家,并指责葛天昊不尊重自己。专家说:“你有值得让他尊重的地方吗?你要是有本事击败他,他还敢瞧不起你、侮辱你吗?”这一天,赵新宇学得特别用心。

 

心理专家对赵德云说:“为了激发你儿子更大的斗志,我们必须请你屈尊再受一次辱。”赵德云同意了。

 

2012年7月初的一个周末,赵德云找了个合适的理由,请大学同学带着孩子一起去丹东游玩,他还特意打电话邀请葛洪志父子。葛洪志诡秘地笑了:“儿子,要是咱俩去给他们出丑,你去不去?”父子俩击掌大笑。

 

两天丹东山水游,赵德云的19个同学都带着孩子参加,大家很开心。结束那天的午宴,葛天昊突然站起来敬赵德云酒:“赵叔叔,你有本事,我佩服你!如果你能再做成一件事,我就对你五体投地了。”

 

面对挑战,赵德云暗忖,花费时间金钱组织这场活动,就等着你呢,他还真担心无功而返。他笑呵呵地说:“天昊,你是有出息的好孩子,将来会比我强多了,你说,要叔叔做件什么事?”葛天昊一字一顿地说:“要赵新宇的学习成绩超过我,你能做到吗?”赵德云的脸立刻黯淡下来,说:“这个,我做不到,这是赵新宇自己的事。”一旁的赵新宇立即觉得受了奇耻大辱,冲过去抓住葛天昊的衣领:“如果我不能超过你,我就去死!高考成绩见!”葛天昊哈哈大笑:“超过我?做梦去吧!你这辈子没机会了,下辈子再说吧!”

 

赵新宇两眼冒火:“如果我高考成绩超过你,你敢去死吗?”葛天昊信心满满:“我当然敢!不过,你最好别赌,因为你会为此送命的!”赵新宇气急了:“谁输谁去死!”

 

被彻底激怒的赵新宇拼命学习,加上专家团队的帮助,从2012年9月1日新学期开学起,他每次月考的成绩都稳步上升。2013年1月初的期末考试,他竟考出全班第8名,而葛天昊是第9名。

 

赵德云又请大学同学吃饭,他特意给葛洪志打电话:“你一定要来,时间你定。”葛洪志明白,自己硬着头皮也要去。酒席上,赵德云扬扬得意地冲着葛洪志说:“洪志呀,感谢你和你儿子,我原来对儿子的要求很低。可你和你儿子所为,让我和我儿子有了雄心斗志,我为他成立了一个高考服务公司……”

 

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葛洪志更是听傻了。

 

卖房借债最终仍败北,
自残孩子震惊世人

 

回到家中,葛洪志没有和儿子谈,他想淡化处理这件事。考试上下浮动几个名次很正常,况且儿子还是班级前十名。可是,葛天昊却对他说:“爸爸,还记得那场打赌吗?”葛洪志马上说:“小孩子的气话不能当真。”

 

葛天昊说:“可今天中午,赵新宇当着同学的面讲了那场打赌。还说,如果取消也可以,那就请来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让我们向他和他爸爸认错。否则,就得赌下去。”

 

葛洪志没有好办法解决,他总不能去求老情敌。他立即去给儿子报了补课班,并且报的是10个学生左右的小班。为此,他每小时得付120元左右。一个假期,花掉了1万多元。

 

2013年3月初,新学期刚开学,学校组织考试,结果是赵新宇第6名,葛天昊第12名。赵新宇又当众大讲他和葛天昊之间的那场赌局……葛天昊有些承受不住了,很快病倒,高烧不退,说着梦话,梦话全是与死相关的内容。

 

无奈,葛洪志找到儿子的班主任,老师出面找赵德云父子谈,赵家父子向老师保证不再提那场赌的事了。

 

年少气盛的赵新宇却总想报仇,他打通葛天昊的手机:“你不仅穷,还没胆量,竟然向老师求援。那个赌,你可以放弃,我要坚持下去,我要考上一流的大学,等着瞧吧。”葛天昊没有把这事告诉父亲,高中男生最不愿意做的就是找老师解决纠纷,那会被同学们瞧不起。他暗下决心,拼命学习,每天都学到深夜。因为严重睡眠不足,他上课注意力无法集中。

 

2013年5月的月考,赵新宇第5名,葛天昊第13名。葛天昊与赵新宇目光相遇,马上感受到了对方要说的话。他又病倒了,高烧引发肺炎,不得不住院一周。

 

葛洪志和妻子商量后决定,卖房借钱给儿子请最好的辅导老师。夫妻俩把52平方米的房子卖了41万元,然后每个月花2400元在儿子学校附近租了一套90平方米的住房。

 

此时,离高考还有13个月,沈阳市高考补课最高价已是每小时1500元。葛洪志为儿子请了最好的老师周末给儿子辅导,还请营养师为儿子提供合理的食谱,为儿子买高档营养品,每个月的费用都在4万元以上。

 

可是,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葛天昊的成绩还是在第10名到第15名之间徘徊,赵新宇却是每次考试名次都在上升,最后竟是班级第2名。

 

虽然父母都是笑脸相对,可葛天昊明白父母对他有多失望。家里房子卖了,如此奢侈地供他,如果他高考成绩不好,怎么面对父母?怎么面对老师和同学?更让他害怕的是赵新宇奚落和嘲讽的目光,他开始夜夜做噩梦。

 

而葛洪志卖房的钱花得差不多了,他开始向亲友们借钱。葛天昊压力越来越大,经常患病,到了2014年2月初,他几乎夜夜失眠,性情忽而抑郁忽而暴躁,有一次竟摔碎了父亲最喜爱的瓷器。

 

2014年4月中旬的模拟考试,葛天昊只考了504分,名次是班级第35名,这个分数连普通的一本都考不上。而赵新宇考了679分,班级第1名。如果稳定在这个成绩上,赵新宇完全可以冲刺名牌大学。

 

得知成绩后,葛天昊的脑袋耷拉下来,心中无比绝望,他尽量躲着赵新宇。4月29日中午,赵新宇挡在他前面,抱着双臂用嘲讽的眼光盯着他,葛天昊顿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小老鼠,而对手则是一只巨大的狮子。恍惚中,他看见对方向自己竖起了小指。他无地自容,踉跄着回到家,躲进自己的房间里,他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他的一切都毁了,不仅如此,还害惨了父母,把他们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他彻底崩溃了,一边大喊着,一边拿起水果刀向自己的脸上扎去……

 

听见儿子发出奇怪的叫声,葛天昊的妈妈忙推开他房间的门,只见葛天昊满脸是血,倒在床上,嘴里还在哇哇大喊。她忙给葛洪志打电话,葛洪志赶到家中,和妻子一起将葛天昊送到医院整形外科抢救。

 

值班医生经检查发现,葛天昊面部多根血管和肌腱被扎断,面部肌肉多处受损,伤情严重,毁容已成定局。护士随即将葛天昊送进手术室,医生立即为他实施抢救手术,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要在接下来的2年时间里进行多次整形手术,才有可能恢复容貌。

 

一周之后,葛天昊终于拆线。葛洪志夫妻发现,葛天昊对脸上的伤痕不怎么在乎,只是每天自言自语,除了背一些公式,就是嚷着要报仇……无奈之下,葛洪志将儿子送到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葛天昊被诊断为应激性心理障碍,并发躁狂症,必须入院治疗。葛天昊住进了医院,接受心理专家的疏导与治疗,等心理治疗好转后,再进行整形手术。保守估计最快也要一年后才能复学,他错过了2014年高考。

 

原本优秀的儿子整天疯疯癫癫,葛洪志心如死灰,房子没了,儿子的前程没了,还欠了二十几万元的债。如今,他最后悔的就是不该把自己的恩怨强加到儿子身上,挑起儿子与赵新宇的争斗。他说:“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不会卖房,不会借钱,更不会与老情敌争锋,而是要让儿子安心学习……”

 

父辈的情感纠葛,竟然转化成后辈的学习竞争,手段夸张,还打上生死赌局。令人痛心的悲剧,背后却透着满满的荒唐。

 

父辈的狭隘,让葛天昊与赵新宇两个高中学生,成了父亲之间恩怨争斗的棋子。葛天昊在父亲的怂恿下,依仗成绩优秀对赵新宇冷嘲热讽,在遭遇逆转之后,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最终精神崩溃;赵新宇在父亲的蒙骗和鼓动下,成绩上升后对葛天昊“穷追猛打”,不依不饶的性情可见一斑,睚眦必报的后果便是烦恼不断,人生也将毫无幸福感可言。

 

“世界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放宽心胸,尊重生命,愿悲剧不再重演。◇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