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爱不贴身
2016-11-02    汗青网 石泽丰 995次

楼上的女人又传出了低泣的哭声,在这个安静的夜晚。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清晰。左邻右舍防盗门紧锁,各睡各的觉,这是城里人的生活模式。不像农村,如果邻家夫妻吵架,邻居定会过来看看,劝和一番。而在城里,至少在我生活的东门小区,谁都不会在意我楼上这对年轻夫妻的吵闹,哪怕他们兵刃相见。包括我自己。


20分钟过去了。女人哭求:“伟,你就让儿子在我们身边吧,我求求你啦,我实在舍不得把他送走啊!”她的言词穿透茫茫黑夜,穿透钢筋混凝土浇注的楼板,传进我的耳朵,字字如刺。顷刻间,我的心仿佛在被虫蚁噬咬着,有一种难言的疼痛。定是女人的想法没有得到她丈夫伟的同意,否则,她不会反复哀求。我本想打电话给居委会的王主任,他或许可以前来调解,做做思想工作。我知道,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多么希望有一个调解的人出现,并站在她一边,但是我没有拨通王主任的号码,原因很简单,在我上次去居委会采访的时候,王主任明确地向我表明了态度。也是那一次,从他的口中,我了解到楼上这对年轻人的故事。


女人带着前夫的儿子嫁给伟的。伟比她小三岁,是她大学校友。在学校时,伟爱过这个女人,只是女人毕业后,因某种原因,伟与她失去了联系。事隔多年,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伟打听到她的消息,主动邀约。没想到,第一次相见,他俩就在一夜之间抖落了原先所有的感情。后来,伟追她,不在乎她已婚,不在乎她有个三岁的儿子,不在乎自己家人的反对。最终,女人离了婚,带着三岁的儿子嫁给了伟。


生活有时现实得让人感到残酷。就在两个人坠入爱河后结婚的第二年,女人为伟生下了一个女儿。女儿和儿子,在女人的心中,都是至爱骨肉。可是在伟和他家人的眼里,男孩无疑不是自己家族的血脉,尽管男孩在母亲的教育下,亲切地喊伟“爸爸”。


“矛盾在小女孩出生的第二年就发生了,伟要求把男孩送给女人的前夫,要求女人与他们断绝关系,这怎么可能呢?”王主任带着对伟的鄙夷,话语像入木三分的钉子,并接着对我说:“之前,我们去调解过多次,伟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对我们出言不逊。”


女人低泣后哀求,在哀求无果后又低泣。我有些失眠,在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那个小男孩的身影。他皮肤微黑,一对机灵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每次上下楼碰到我时总会有礼貌地喊道:“伯伯好!”但是谁知道呢?在这个家庭里,他像一头孤独的小兽,被隔在父爱之外,而所得到的母爱,还常常感到热不暖心。由此,我想到了身边几个离异重组的家庭,他们常常因为带来的孩子,摩擦出矛盾的火花,就在他们吵吵闹闹中,我感到愣在一旁的孩子心里发冷,这种冷,如同看见一只原本腿折的小狗,却被别人追赶,醒目而悲凉。


我记得有一次女人与伟在楼下争吵的时候,小男孩缩在一边,望着那个叫着继父的伟,表情中流露出期望、乞求、哀求、失落等各种丰富的内容,最后终于绝望了,只得红着脸流泪,像秋天的雨,从天空流进心里。这一年,小男孩才六岁。


六岁,这个原本还可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却背负起了一份本不应该由自己来背负的沉重,往往事情并不如人所愿。我悲怜,为那个小男孩,为在他童年的世界里,上帝就抽走了他的棉袄,让他爱不贴身。◇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