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冬日里的火炉
2017-02-08    汗青网 赵莲芝 1145次

呼呼的西北风卷走了树上所有的叶子,它以这样的方式告诉人们:冬天又到了。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生火炉取暖的事。
  

那时人们冬天取暖靠生炉子。清晨,家家户户点起火炉,一出门,天空被烟雾缭绕,灰蒙蒙的,到处是烟的味道。
  

冬天的早晨格外的寒冷,拉开窗帘,玻璃上结着白白厚厚的冰花。我家每天第一个起床的是父亲。冬天6点左右,天还很黑,父亲一个人悄悄起床,打着手电筒到小院用簸箕端回炭和木柴,掏炉坑、倒炉灰、生炉火,一阵忙乎。随后父亲打开灯,在炉子上稳上一壶水,把馒头或玉米面窝头放在炉坑里烤着。接着他开始烤每个孩子的棉袄棉裤。此时,火炉已烧的通红,玻璃上的冰花也渐渐透明起来。穿上烤热了的棉衣,从里到外热乎乎的。等我们洗漱完,父亲把烤的焦黄的馒头或窝头放在我们的书包里。走出家门,虽寒风刺骨,可我们身上是暖和的。
  

这暖融融的早晨,在我到学校值日的时候就享受不上了。
  

每到入冬,我们教室就会一前一后安上两个铁炉子,教室的一角用砖垒着一个炭池。炭是学校供给,生火柴就靠值日生轮流从家带了。那时的学生,特别是低年级的学生真是辛苦,轮到值日的时候,天不亮就从家里带上生火柴赶往学校。到了教室,摸黑拉着灯,顾不上搓搓冻僵的手,在组长的分配下忙了起来:提炭的、生火的、打水的、扫地的、擦桌椅的,大家分工合作,配合默契。
  

生炉子的活我是经常干的。生炉子时,我学父亲的做法,先把炉子里头一天烧剩下的炉渣炉灰掏净,再在炉内四周架好木柴,随后抓一把刨花用火柴点着,并迅速放入炉内中间,随之在上面放上木柴,等木柴着起来,再将打好的炭块轻轻放在木柴上,最后将炉盖盖好。如果火没着起来,可对着炉门用书或本轻轻煽几下,火就会很快着起来。也有的同学懒的拿书本,爬在炉门口用嘴吹,也管用,不过常常是弄的满脸的炭灰,有时还会把头发烧焦。生火的值日生责任重大,生好了,炉子很快烧得通红。当然,也有生不好的时候,有时看着已经生着了,可火苗就是忽明忽暗的着不起来,很急人。有时还会倒烟,弄的满屋子的浓烟,呛得同学无法呆在教室。另外,为了保证教室的温度,做为值日生必须让炉子里的火整天烧得旺旺的,发现炉子里的炭烧的不多了,就要及时加上,中午放学时还要加一块大些的炭压在上面,防止下午上学时炉火熄灭。
  

由于经常与炭打交道,又经常用冷水洗手,那会我们的手背上常常裂着一道道细细的血口,很疼。不过,小小的疼痛对我们而言真是小事一桩,我们没有现在的孩子娇气,吃粗粮、干重活,穿补丁衣服是再平常不过的了。总之,那年,那月,那个年代造就了我们这一代人艰苦朴素,吃苦耐劳的精神。
  

时过境迁,如今炉子已被遗落在角落,取代它的是暖气,是空调。现在不光是取暖不用炉子,做饭也不用炉子了,家家户户改用煤气、液化气或电磁炉,这不仅减轻了家务劳动,同时,也让我们告别了过去灰蒙蒙的天空,享受到了蓝天白云。小区内的环境也变得干净整洁,再也看不到家家门口堆积的煤块和木柴。还有现在的学生一个个干干净净的,冬天坐在有暖气的教室里学习,真是幸福呀。
  

好日子,就像那炉火,越过越旺,越过越火。在这寒冷的冬季,我仍会想起火炉,围在火炉旁烤火时那种炙热的感受,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里,那熊熊燃烧的炉火温暖着我,温暖着我的人生。◇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