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那年高考
2017-01-29    《拂晓报》 杨健 1242次

别提那年高考了!那年高考我是苦涩羞愧喜悦甜蜜粘合在一起,难分难解。

    

1976年打倒“四人帮”,邓小平再次复出主政,我当时高中毕业在家务农。百废待兴,教育为本。邓小平力排众议,顶着巨大的压力,一改施行多年的“推荐上学”,恢复“高考制度”,并确定从1977年开始。消息传来,真是喜出望外,跃跃欲试,很多人也对我寄予了厚望。我毕竟是初中生全公社第一名考上高中,大红榜贴出来,令我激动了很长时间。恰好那一年邓小平第一次复出,恢复考试制度。否则“贫下中农”怎么也不会推荐我这个地主羔子上高中。就是考了第一名,大队领导仍然不愿推荐,还是在校领导做了大量工作的情况下才勉强同意我上了高中。

    

听从党的号召,服从学校安排,高中两年整天学工学农学医。在城里机械厂学了几个月机械修理,回来成了村里远近闻名的农机师,东庄西庄到处帮人修理农机。十几岁的毛孩子凭手艺竟能混吃混喝;在公社卫生院学了几个月中医针灸,经常给村里人扎针,拉近了左邻右舍关系,令村人刮目相看;在村里学会了犁耕耙拉,摇耧撒种等农活,受到了“老把式”的好评。就是该读的书没读几页,读书无用论、实用主义害人非浅。

    

那年月买不到高考辅导教材,收拾起残存的初高中课本,联系原来的老师同学,起早贪黑倒也像模像样地复习起来。我喜欢机电,从小就梦想当个工程师。很多人都劝我报考机电中专学校,肯定十拿九稳。但不知我心里怎么想的,一定要考大学,也许是虚荣心作怪。再想想,咱学得不好,别人学的也不好,矮子里选将军,心里也就踏实了。每天利用早晚空闲看书演题,偶尔去老师家请教一二,老师也是冷热不均。

    

正在白天干农活,早晚潜心苦读之时,前村一位漂亮的姑娘——高我一届的学姐,闯进了我的世界。其实在这之前也认识,只是少有接触。记得有一天我在农场上干活,她翩然而至,中等个,羊角辫,白白胖胖,众目睽睽之下,大大方方地走近了我。主动打招呼说:“早就知道你成绩不错,咱们一起复习吧。”我愣愣地不知所措,似有受宠之感。那时人们不称美女,都知道是前村人家的漂亮姑娘。转脸我就有了玩笑,当时也不在意,不就是一起学习吗!

    

从此她经常来我家,我的小屋。一起看书,一起算题,一起讨论,有时她也会说点别的。后来经常邀我去别的同学家交流,一起参加公社组织的补习班。从此我的自行车后面没有空过,自愿不自愿地成了她的车夫,当时也不知自己怎么那么听话,无论白天黑夜,招呼一声就走。在一起的日子虽然从未发生过什么,以致后来恋爱数年也未有过肌肤之亲,令后来的自己也难以想象。但当时在一起的学习生活是快乐的,甚至是幸福的。以致于在一起的时候神情恍惚,不在一起的时候想入非非。从听到消息到冬季考试仅仅几个月时间,紧张而重要的复习时间就这么美好地度过了。

    

考试的日子到了,各自奔赴考场,虽然早已记不清考试的细节了,但我们都因差几分而名落孙山至今刻骨铭心。从此与正规大学无缘。据说当年570多万考生,只录取了27.3万人。“有所得,必有所失。”上帝是公平的。

    

高考结束后,我因父亲而有幸顶替招工,成了一名煤矿电工。那时工人的学习热情也很高,很少有酒场社交活动,业余时间大多在学习。我一个人的时候,读书更勤奋了。1979年职大招生,我成了当时报名的几十人里唯一的正式录取者,虽然远离正规大学校门,但毕竟圆了大学梦,也为我以后的仕途奠定了基础。她则继续复习,第二年考取了师范学校,后来成了一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

    

我们分手一年多后收到了她的来信,虽然只是简单地介绍了分手后她一个人继续复习考试的情况,但那是一个爱的信号。接住红线再续前缘,牵手一生。每每聊及此事,心生感慨。假如那年高考我们互不相识?假如那年高考我们不在一起复习?假如当时我们一起报考中专?等等,等等。可人生哪有那么多假如!◇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