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远去的货郎
2017-01-29    《拂晓报》 肖震 967次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农闲时节,在乡村土路上,时常能见到这样一道风景:头上戴顶草帽,腰间系着粗布围裙,肩上挑着一副担筐,一只手扶着肩上的扁担,一只手摇动拨浪鼓,口中铿锵有词,抑扬顿挫地吆喝着:有破烂废品、废铁烂铜、酒瓶塑料拿来换针换线换火柴换糖果喽!……这就是那个时代的乡村货郎。

    

每每有挑着担筐,手摇羊皮拨浪鼓和着吆喝声由远而近从村外响到村里的时候,就有村民们,你传我我传你地呼啦啦来一阵,围着货郎的挑筐,挑针拣线,换东换西。更有一群乳臭未干的孩子们伸着头,挤在大人缝里,叽叽喳喳地隔着担筐上面的玻璃平柜指这看那,满脸洋溢着兴奋的神色。货郎边给姑娘媳妇们拿着小商品边对孩子们说:“娃儿们,先让开,让大人看看,我这里有糯米糕、糖果、瓜子,还有小玩意儿,去回家找来瓶子、破鞋底、绳头塑料来换……”孩子们听话地飞跑回家,犄角旮旯里翻找废旧物品。有意买针线、头绳、发卡等物品的农妇们,在货郎打开的玻璃平柜里挑拣起自己需要的东西。

    

那时的乡村,一个公社才有一个供销点,村民买日用小商品要走几里甚至十几里远的路,极不方便,就有乡下的闲人或单身汉子置办一副底下是箩筐盛废品,上面是有多个隔开的小屉盒的玻璃平柜放商品的挑担,去城里购进一批日用小百货、小零食放在里面,挨村串巷地摇着拨浪鼓,为村民带来方便。

    

每个货郎摇拨浪鼓的声音各有不同,有的摇起来“嘭嘭嘭”、“嘭嘭”,有的摇起来“嘭嘭”、“嘭嘭”、“嘭”等。村民能从他们的鼓点声里听出是哪位熟悉的货郎来了。因为换起东西来,有的货郎很精明,有的货郎就略显大方。比如,一个瓶子,那位胖货郎就给四根针,而那位麻脸的瘦高货郎能给五根针。虽然一根针不算什么,在那时的农妇看来,一根针可以多做一双鞋,多用一阵子呢。私下里农妇们就说胖货郎很精明,赚的东西多而吃成了大胖子。事实上,货郎的利润并不高,挑筐里都是些针头线脑、顶针、橡皮筋、发卡、别针、小零食之类的东西,再说那时的村妇们手头根本没现钱,大多是找破旧东西以物换物。货郎家里积攒的东西多了,就用板车拉到集市上或城里变成钱,买上货物再充实到货郎担里,继续在农闲时节走村串巷地摇着拨浪鼓。饿了就从筐内拿出自带的干粮咸菜,啃上几口;渴了,就在村里谁家缸里舀碗水喝;累了,就在树荫下歇上一会,晚上就在村民屋檐下或是村外打谷场草垛边将就一夜。

    

我们小孩儿特别喜欢货郎摇着拨浪鼓来村里,在那个年代的乡下,村里的孩子能吃上一只水果糖、一小包瓜子、几块糯米糕也不容易。货郎来了,先是围着看上一会,然后飞也似地跑回家,翻找家里没用的破东西,或是找出逢年过节杀猪时留下的猪鬃、母亲剪下的头发辫子等,拿去换上几只糖果,一包瓜子、一只气球、一个小玩具,与村里的小朋友一起,吃着、玩着,跟在货郎的身后,学着货郎的声音喊起来:“有破绳头、破锅烂铁、玻璃瓶子拿来换东西哩喽!……”所以那个时候,只要有货郎进村,我们小孩儿一整天都很高兴,可以说货郎在那个年代给我们带来诸多欢乐。

    

每每货郎挑着担筐渐行渐远在村口向下一个村子走去的时候,有些我们小孩喜欢的小玩意因家里没有破东西可换,心里难免有点遗憾与不甘,总期待他下一次的出现。这种期待有时很长有时很短,遇有阴雨天,村路泥泞不好走,货郎好多天都不来。等到晴天路干,货郎的拨浪鼓一响起,就有村民、小孩循着鼓声向他围拢来。

    

现在,农村生活条件好多了,商店、超市应运而生,货郎的拨浪鼓就渐行渐远在记忆深处了。◇

上一篇烤红薯
下一篇那年高考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