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烤红薯
2016-11-15    《西安晚报... 徐学平 1176次

秋风乍起,天气一下子转凉了。小城的大街小巷,一夜间就多了几个烤红薯的摊点:一个硕大的炉子,里面燃了红红的炭火,将红薯一块块架在炉壁上慢慢地烤。烤熟了的红薯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吸引了不少行人驻足。


烤红薯,可以说是一种最原始最简朴的吃法了。然而,在如此寂寥的清秋,捧一块烤得发烫的红薯在手,未及吃就已觉热乎乎的了。此情此景,又怎能不让人忆起那浓浓的乡情呢?


童年,乡下,家家户户都用砖砌的灶台做饭,燃料以稻草、麦秸为主。庄户人家过日子总讲究个精打细算,饭熟之后,灶膛里的余烬还红旺着哩,用水浇熄了太可惜,于是细心的母亲便拣几个红薯埋进去煨好。放学的孩子回到家中如饿虎下山似的到处找吃的,在田间劳作的父亲还未收工,这时候,母亲说:“锅灶里烤了红薯,先吃了垫垫饥。”


从灰烬里扒出红薯,剥开乌黑的焦皮,露出黄澄澄的瓤儿,顿时,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放嘴里咬一口,软酥酥、甜丝丝的,那个香,就甭提了。

而野外烤红薯,体现的则是一种野趣了。


童年的乡村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河水静静地流,芦苇轻轻地摇,秋虫在浅吟,蛐蛐在低唱,成片的草垛,一眼望不到头的炊烟,还有地头上弯腰捡红薯的小伙伴,以及共同品尝战利品时的兴高采烈。


收获后的田野满眼稻茬,平展展的一大片,于是,天也高了,地也阔了,人们的心情也开朗了。孩子们呢,更是撒欢地乐,三五成群地结伴而来,随即,田地便在欢呼声和你争我夺的奔跑声中淹没了。不知啥时候,我们却悄悄溜走了,三两个小伙伴相约跑到坡上寻寻觅觅,捡那些不慎被埋于土中或是被遗弃在地头的红薯。


在避风的田埂上掏个简易的小土坑,再寻些干树枝、枯叶塞进洞里,点上火,孩子们欢呼着,火光映着红扑扑的脸蛋儿。过一阵子,将红薯一块块地扔进去,用红彤彤的余烬掩埋起来慢悠悠地烤。待红薯焦糊了,赶忙把它从坑里拨弄出来,往地上摔两下,褪去皮,大口咬着冒着油的瓤儿,薯香顺着喉咙滑下去,心灵和胃一起跌至最妥帖处。◇

上一篇竹篱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