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一墙扁豆花
2016-09-22    《西安晚报... 朱秀坤 1125次
那时,烧好晚饭,我喜欢搬张小竹椅,坐在院里看书。累了就抬头,看看爬上墙头的扁豆花,看那一串串浅紫淡黄的小花在夕照中慢慢地暗淡下去,看着时光在我身边缓缓流逝,我常常会感到一种无法叙说的清淡和疏朗。这时身边有鸡在觅食,有蛐蛐儿在轻吟,父亲在一边沙沙沙地磨镰刀,我静对一院生机,享受着人生的适意与悠闲,心旌摇曳不已。


一处农家小院,墙上爬了扁豆藤丝瓜叶,自然就多了一层村居的野趣和旷远的风情。在玉露金风中,扁豆长得才好呢,蓬勃清爽,花也开得精神,偶然还有一两只绿蚱蜢在藤上蹦来跳去。即使秋风猗兮,也足以让人安然惬意。


扁豆的紫是优雅的,很轻巧,不像茄子的紫,那样厚重而沉静。扁豆握在手里光滑而有质感,清凉而细腻,一弯一弯地撕开边缘的老茎,那紫豆荚一只只扔到瓦盆里,看着也让人欢喜,慢慢地就让紫紫的意味浸润了。冷不防,一颗露珠似的豆粒就掉了出来,丁丁当当地敲在瓦盆里,清脆得像击在琴弦上。柴门小巷里,吹着清凉的穿堂风,老奶奶就在那里有心没心地撕她的扁豆,一边给身边的小姑娘讲故事,她的故事是永远讲不完的。也没人用心去听就是了,但你若仔细地揣摩一番,或许她的故事中就包含了许多爱恨离愁的人生况味。


扁豆花好看,像一只只欲栖犹飞的蝴蝶,也许一不留心它就飞走了,你正担心呢,“啪”一声它竟轻轻地掉了下来。这才发现,地上已经有了密密的落花,蓦然便让人心中有了凉意。不过无须伤感,那枝头快乐招摇的可是一串串紫色豆荚呀,总是成双成对地在秋风中成长嬉戏,全是扁豆花孕育出的好孩子。


在老家时,我喜欢去地里摘扁豆,一边哼着刚学会的电影插曲,一边开开心心地在藤上采摘,纺织娘也在藤蔓上花丛中振翅歌唱,河沟里红红白白的藕花正开,水光漂浮着发丝,荷香豆香浸透了心怀。


多年以后的今天,在我独坐于城市的阳台沐浴着夕阳余晖的时候,我止不住想起了老家院里的那一墙扁豆,还有坐在院里的读书少年,以及小院外面大人唤孩子那苍凉的声音。这些全都随着残阳一点一点地从花墙与藤蔓枝叶间消褪下去了……于是一抹惆怅袭上心头: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下一篇那年高考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