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向织女讨巧
2016-08-09    《西安晚报... 张叶 995次

在故乡,七夕是个温柔香软的节日,它不仅仅是织女与牛郎相会的日子,还是女孩儿向织女讨巧的日子(因而又叫女儿节)。

 

奶奶说,老祖宗传流下来的乞巧方式十分特别。她年轻的时候,七夕那天,先拿铜盆舀满水,然后放到院子里让太阳晒,空气中细微的尘埃会被吸附到水面上,结成一层薄薄的膜。这时候取一枚细小的绣花针轻轻地放到水面的膜上,针的影子会投射到盆底,那影子若是呈现出花儿、云朵的形状,便是乞得了织女的真传,叫做“得巧”。虽然乞巧的姑娘很多,但是真正能够“得巧”的却十分稀少。一双巧手的关键,除了手巧,还需有一颗兰质慧心。传说最有效的乞巧,不是在白天,而是在夜晚有月光的时候。女儿家各自拿着针线,在月光下穿针,最先将线穿入针眼的便是得巧的那个。然而,这谈何容易?初七的月亮本来就不圆,那一点清光,单是看到针线就很不容易了,又逢织女、牛郎相见时要落泪一番(这个日子多半是阴天或者下雨),看不到一丝月光的情形也是有的。我常常掰着奶奶的那双手细细察看,并不休地追问她是否向织女乞到了巧,奶奶总是笑而不答。

 

等我们长大一些,乞巧似乎都选在了白天。这一天,母亲会对我和姐姐说:“今天快做些针线活儿,让织女把她的织绣技艺传给你们。”姐姐便摊开她的绣花撑子,用母亲的五彩丝线绣朵桃花或蝴蝶;我则用各种小碎布七拼八凑地缝起了沙包。女孩儿们个个都希望自己有一双巧手,更盼望在乞巧之后能够开启女红的慧根,从此变得点石成金、玲珑剔透。每当这天,姐姐的闺蜜也会带着她们的活计到我家里来,给衣领加条蕾丝,或往上衣口袋上绣朵腊梅。她们用的都是轻若蚕丝的细绣线,从针法到配色,比今天的十字绣更为复杂繁琐,绣出来的图案也更为雍容富丽。一群女孩子聚在一起飞针走线,“花随玉指添春色,声引秋丝逐晓风”,这也是一幅好看的图画,来串门的大娘、婶婶们笑道:“瞧瞧,织女不都在这儿吗!”

 

时光流转,如今的女孩儿极少会在七夕之日缝补、绣花了,她们时髦洒脱,与男子一样驰骋职场。然而,我以为,现代女子依然需要一双巧手,用以拂拭生活的灰尘,种栽心灵的花枝。素手若兰,为所爱的家人“作羹汤”;纤手如莲,拨云弄影,绘出精致日子的图样;玉指翻转,在岁月的这把琴上,勾、弹、抹、挑,奏出悦耳动听的人生篇章。◇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