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古代医学奇才——道医傅青主
2016-05-21    汗青网 三奇德秀 2734次

傅山(1607——1684年),初名鼎臣,字青竹,后改字青主,又有浊翁、观化等别名,山西太原人。曾为明诸生,隐居奉养老母。傅青主潜心修道,自认为老庄门人。拜还阳真人郭静中为师,是全真道山西龙门派第六代传人,其师赐其道名“真山”。康熙时中鸿博,屡辞不得免,至京,称老病,不试而归。顾炎武极服其志节。傅山于学无所不通,经史之外,兼通先秦诸子,又长于书画医学。他被认为是明末清初保持民族气节的典范人物。傅青主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颜元一起被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著有《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等传世之作,在当时有“医圣”之名。

 

傅山傅青主是山西省太原市西村人氏,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年)皇历六月十九,卒于清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皇历六月十二,终年78岁。傅山先生秉承家学,对先秦古籍有广博而精深的研究,特别对先秦诸子的评注,尤为卓见,由子通医入道修仙。是明末清初期间在经学,史学,文学,艺术,医学等方面均有卓越成就的著名学者之一。

 

 “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

 

这是明末清初著名学者顾炎武的一句评语。傅青主,很多人知道他还是从看梁羽生武侠名作《七剑下天山》开始,更多人知道他恐怕是因为徐克拍的电影《七剑》。不过,《七剑》中的“傅青主”让我很失望,演员刘家和先生据说是一位有功夫的艺人,但他在片中塑造的形象气质却是比较失败的。历史上的傅青主,其实和《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药师倒颇有些相似,是一个天才型的杂家,一个仙风道骨、飘逸绝伦的绝顶人物,一个至情至性的奇男子,一个真正的武林高手。

 

手头有本《傅山评传》(魏宗禹著),自图书馆借来两个月了,断续读来,对傅青主有了更多的认识。傅青主,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卒于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山西阳曲(今太原)人,初名鼎臣,后改名山,字青竹,后改字青主,字号颇多,已知的已有石道人、朱衣道人等50多个名号。

 

傅青主博学多才,当时人就称赞他的学问像大海一样广博(“学海”),可以说他是个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在经学、先秦子学、道家、医学、书法、绘画、诗词、音韵、训诂之学甚至武学等各方面都有较深造诣,其涉猎之广、成就之大,在世界上也是不多见的。特别是他生活在明末清初的战乱不稳之际,“著述无时又无地”,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委实是奇迹了。

 

他是一个书法家,被推许为清初第一人。《淮安府志》记载傅青主到淮安后,“寓能兴寺……山诗名遍天下,淮人求诗字,门限几断。又数为淮民脱冤,人德之。”慕名来求他书法诗歌的人几乎把门槛都踏断了!而且他每到一地,路见不平即挺身而出,为民解冤,深得百姓的爱戴。

 

他是一个画家,他的画与八大山人风格相近,《图绘宝鉴》评述道“画出町畦之外,邱壑迥不犹人,其才品海内无匹,人不能尽识也。”赞誉他的山水画突破传统技法风骨,卓绝于世。

 

他是一个医学家。说他是“家”,除了因其医术高明,还因为他写了不少医学著作,据传不管是多么复杂难治的病,他都能手到病除,来找他看病的人非常多,他“贵贱一视之”,并不因病人的贵贱富穷而差别对待,在当时就有“仙医”的美名。青主所著医书遗稿,被后人整理编为《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傅氏幼科》等,特别是《傅青主女科》是中医学名著,至今仍惠及医界。

 

他是一个旅行家,足迹踏遍了半个中国,他甚至把自己的归宿想像为,走不动了就死在山林之间(“横尸于大林丘山间”)。清人王士禛《池北偶谈》记载青主父子“常粥药四方,父子共挽一车,暮抵逆旅,辄篝灯课读经史骚选诸书,诘旦成诵,乃行。”生动展示了一幅苦中有乐的行旅读书图!

 

他是一个武林中人,史家称他“性任侠”,在他的诗中也有“剑术惜其疏”“盘根砺吾剑,金铁满山鸣”的句子。然而更有力的证据是,1984年在山西灵石县发现了一本名《傅山拳法》的拳谱,经鉴定正是傅青主所著。又据《石膏山志》载,清顺治四年(1647)春,青主和儿子傅眉到山西灵石县天空寺演示武艺,传与寺内主持道成法师,接着又传授给了寺内和尚以及当地名士吴成光。确实,想想青主既参加过抗清斗争,又敢于在战乱动荡之际行走天下,没有一身武功和胆气倒是不正常的。

 

但我最佩服傅青主的,还是他的民族气节和至性至情。满清入主中原后,作为一名有骨气的知识分子,傅青主参与并支持了民间的抵抗运动,并因此被逮入狱,受到严刑拷打,但他“抗词不屈,绝粒九日几死,门人有以奇计救者得免”。康熙皇帝下诏举行博学鸿词科考试,网罗各地贤士,傅青主被迫到北京后,魏象枢上奏傅青主老病,素闻傅青主才学的贤君康熙大帝免去了他考试的形式,直接授予他内阁中书的官职。按惯例是要向皇帝磕头谢恩的,但年迈的青主看见大清门,思故国难复,涕泗横流,仆倒在地上,魏象枢向皇帝言道这是傅青主在谢恩,替他圆了过去,第二天傅青主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傅青主是一至情至性之人。他重师生之义。崇桢九年,他的老师袁继咸被诬陷入狱,29岁的青主率领书院同学100多人进京告状,史载“山徒步走千里,伏阙讼冤。孙振怒,大索山。山敝衣蓝缕,转徙自匿,百折不回,继咸冤得白。当是时,山义声满天下。”(孙振,指当时诬陷袁继咸的山西巡按御史张孙振)更可贵的是,当袁继咸重新被启用后,在湖广武昌道为官,邀请傅去武昌,但青主以“违老母久”的理由婉言谢绝。他这一生只娶了一个妻子,在青主26岁时他的爱妻病逝,之后他再也没有续弦,虔心向道。他是一个好父亲,把儿子傅眉培养成了文武全才。当傅眉因病逝世后,青主也不久离世。傅眉临终前写了《临终口号二首》的诗:“父子艰难六十年,天恩未报复何言。忽然支段浑无用,世报生生乌哺缘”“西方不往不生天,愿在吾翁双膝前。我若再来应有验,血经手泽定新鲜。”初读至此,笑天亦是心神激荡,心有所念,眼泪夺眶而出,这是怎样深沉的一种父子深情啊!青主知道自己也将不久于人世,唯一的担心是傅眉留下的两个孩子会被人欺辱,于是一生甚少求人的青主分别给他的一些做官的朋友写信,低首托孤。他给李振藻写道,“愚父子怛焉长逝,特以两孙为托,孱弱无依,穷鸟不能不投长者之怀也。”他给魏象枢写道,“环翁知我为我,使此两两孱小,得安田亩间。隔世拜惠,乃庄子所谓死生同贯也。”他给载梦熊写道,“家门不幸,两孙失依,内外眷属无可缓急者。罗叉外侮,良繁有徒,群凌沓至,实难支御……特遗此书,求加护持。”我不知道后来这些富贵朋友们有没有帮上忙,但从这些书简中,看到了一个老人最后的心灵挣扎!给载梦熊的信中最后说“篝灯草治,笔自此绝”,已经是绝笔之辞了。

 

傅青主逝世后,“四方来会送数千人”,有几千名群众自发来为这个道士送行,这可以说是对他一生最好的盖棺之论。

 

清兵入关时他39岁,毅然出家入道拜还阳真人郭静中为师,是全真道山西龙门派第六代传人,其师赐其号“真山”。他以行医为业,借医弘道,以医传教,从事反清复明活动,在行医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其医学著作《青囊经》《青囊秘诀》授于亲传弟子反清复明志士浙江山阴(今绍兴)人陈士铎,陈氏迫于清代文字狱将其师傅山所传医著隐去傅氏之名传流于世。今人整理其部分医著编为《陈士铎医学全书》。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世人只知《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而不知傅山医著众多,殊为遗憾。傅山看病诊断善于望诊,治疗精于心理,富人富治,穷人穷治。下面是傅青主先生的治病医事,其诊疾也微而藏,其用方也奇而法。

 

有一天,西村附近沙滩子村的一位农民,哭丧着脸找到傅山求他给妻子看病。傅山先生问他得的是什么病,怎样得了病?农民说,因为妻子经常劝他戒赌,被他打了一顿就得了气臌病。傅山听了,就顺手从院里拔了一把草,让农民拿回去给妻子服用。农民问拿什么做药引子,傅山说:“引子要两种:一是要你每天在你妻面前熬药,一天要熬三四次,熬时要和颜悦色,二是熬好后,要面带笑容,和和气气端给你妻吃。只要按我说的这些引子去做,保管三天就好”。这个农民回到家中,按傅山的嘱咐,轻手轻脚的熬药,和颜悦色的端到床前,轻手轻脚的一勺一勺喂妻子,果然三天后就好了。消息传开,村里人都很惊奇,一味简单草药怎地病三天就好了,问到傅山,先生微笑的说:“妇道人家最好生气,他妻子的病原本是受了他的气才得的,当她见到丈夫低声下气的为她熬药喂药时,气就消了,病自然也就好了”。

 

有一次,相距西村二里远的兰村一个年轻后生求傅山看病,诊断以后没有开药,却对他说:“你的病不要紧,现在你家房子着了火,赶快回去救火吧,等救完火再来开药”。后生听了,吃了一惊,顾不得看病了,撒腿就往回拼命跑。当他跑的大汗淋漓回到家中时,楞住了,家里好端端的,并没有失火。想是先生弄错了,于是又立刻返到西村找傅山看病。傅山说:“你的病已经好了,还来看什么病”!那后生听这么一说,果然感觉身上轻松多了。后生不解的问:“你只是吓我跑了一趟,也没有给我开药吃,怎地病就轻了呢?”傅山这才告诉他:“你身体很强壮,没有什么病,只是伤了风,得了轻微感冒。被我一吓让你跑的出了汗,病就好多了。回去吧,路上注意不要再受了风,回去休息一俩天就全好了”。那后生回去,休息了一天,果然全好了。

 

西村有个孩子,害着一头秃疮,孩子爹领着孩子找傅山治疗。傅山看了看说:“那你们跟我走吧,见有牛的人家就进”。孩子的父亲莫名其妙,领着傅山往养牛的人家走。走了几家,见牛膘肥体壮,傅山摇摇头都不中意。又到了一家,见一头骨瘦如柴的牛正在拉屎,傅山高兴的说:“好了,就在这里治吧!”随即抓起一把牛屎抹在小孩头上,对孩子爹说:“不要洗掉,过几天就会好的”。孩子父亲不解其意,心里直嘀咕,这叫什么治法。但求人家治病又不好多问。不料过了几天,屎也干的脱落了,头上的秃疮也不见了。孩子的父亲惊喜之下,去向傅山道谢,并请教其中的道理。傅山告诉他:“治秃疮要清热解毒,需要牛黄,牛黄价高,你家又穷,哪里能买的起,那头瘦牛已经有了病,是有了牛黄,拉屎从粪里渗出些来,给你孩子涂了,所以就好了”。那人听了,才恍然大悟。

 

还有一次,山西巡抚蔡大人的母亲得了病,差人去请傅山。因傅山素来不和清朝官吏交往,不愿去看。经差人好说歹说,又考虑患者不是巡抚本人,而是他的老母,于是答应去看,但向差人提出三个条件:一是让巡抚亲自来请,二是我坐上他的轿子让巡抚跟在轿后,三是打开巡抚衙中门迎我。差人回去如实禀报了巡抚,巡抚出于为母治病,只好答应傅山的条件。到了衙门,傅山仔细端详了老夫人的面色,诊断后巡抚问道:“我母患的是什么病?”傅山答:“请老夫人回房,请大人屏退左右”等老夫人和衙役走后,傅山向巡抚说:“老夫人得的是相思病”。巡抚听了勃然大怒道:“我母虽已早寡,但从未有闲言碎语,你胡言乱道,欺人太甚”。他令衙役将傅山重打四十。傅山微笑说:“大人勿怒,请问一下尊老夫人,再处置我也不迟”。此时,巡抚母亲从屏风后转出来,对巡抚说:“神医!神医!我是前几天翻腾箱子时,偶然翻出你父亲的一双鞋,悲伤了一阵,病就发作了”。巡抚听了转怒为喜,向傅山道歉,请先生开了方子,亲自送出衙门。

 

有一年,傅山的儿媳生了孩子,不满月就病倒了。傅山云游在外,久未回家。回来后,他嫂子埋怨说:“你常常给外人看病,自家的媳妇病成那样确不理会!”傅山听了就和嫂子一起进房给媳妇看病。看了面色切了脉,出来后问他嫂子:“产房里放过什么吃的东西”?嫂子说:“没有放过什么呀!哦,想起来了,放过些红枣”。傅山说:“这就对了,我开个药帖,你在给她蒸上二斤糕面,分三天连药带面都吃上,注意看她的大便”!嫂子照傅山说的法子给媳妇吃上,三天以后,果见拉下了枣皮,不几天病就痊愈了。

 

傅青主所著医书遗稿,被后人整理编为《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傅氏幼科》等。他所创制的一些方药,如“二仙和合丸”、“血晕止迷散”,至今还在依法炮制,保持着原药的特点和风格。

 

在中医治学方面,傅青主认为,作为一个医生,首先要精通医理。治病就像打仗一样,必须有战略的指导,才能有战术的变化。有了医理的指导,再针对变化着的疾病和病情来灵活运用方药,方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傅青主强调医生治病,处方用药,是关系到生命的大事,一定要谨慎小心,深思熟虑,方可开列处方。傅青主还非常注意收集来自民间的一些单方、验方,以丰富其医疗知识。他开的处方,在保证疗效的基础上,力争花钱少,奏效大,或不花钱,也治病。

 

在妇产科学方面,他所著的《傅青主女科》等书是内容丰富的中医妇产科学名著。书中详细论述了经、带、胎、产四个方面的多种病症,有理有法,有论有述,有常有变,理法方药俱全,继承了清朝以前历代医学家关于妇产科学的学说,并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提出了很多独特的学术见解。他把所有妇产科疾病,分列在调经、种子、崩漏、带下、妊娠、小产及临产等九门项下,内容涉及整个妇产科领域。他的一些见解,至今还在指导着中医妇科学的临床实践。

 

他所创设的最有名的方剂“生化汤”(当归、川芎、桃仁、炮姜、甘草),在妇科临床中,至今仍被广泛应用。全方仅五味药,其中当归、川芎行血和血,祛瘀止痛;桃仁活血化瘀;炮姜,温经祛寒;甘草,调和诸药;用童便或黄酒调服,有益阴除热,引败血下行的作用,可治恶露不行,小腹疼痛等疾。因此,有些地方把其推崇为产后必服之方。除生化汤外,他创设的完带汤(白术、山药、人参、白芍、苍术、甘草、陈皮、黑芥穗、柴胡、车前子)治疗脾虚有湿的白带过多,逐瘀止血汤(大黄、生地、当归尾、赤芍、丹皮、枳壳、龟板、桃仁)治疗因高处跌下而引起的阴部流血不止,清经汤(丹皮、地骨皮、白芍、熟地、青蒿、茯苓、黄柏)治疗血热引起的月经先期,肠宁汤(当归、熟地、人参、麦冬、阿胶、山药、续断、甘草、肉桂)治疗产后血虚腹痛,生津止渴益水饮(人参、麦冬、当归、生地、黄芪、葛根、升麻、炙甘草、茯苓、五味子)治疗产后伤阴小便不利等。在临床上,都是经过反复验证的有效方剂。

 

顾炎武对傅青主的医学著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说:“其书分门别类,无症不备,无方不全,治一病必发明受病之因,用一药必指示用药之故,曲折详尽,诚卫生之善道,救死之良方也”。顾炎武认为傅青主之用药,主攻方向明确,君臣佐使,轻重分明,因而效速力专。他说:“夫药有君臣,人有强弱,有君臣则用有多少,有强弱则剂有半倍,多则专,专则效速,倍则厚,厚则力深,今之用药者,大抵杂泛而均停,既见之不明,而又治之不勇,病所以不能愈也。”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