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如何消灭我们最后的敌人
2018-07-21    汗青网 蒋中正 747次

中国青年军成立大会

《如何消灭我们最后的敌人》是1946年7月18日蒋介石在庐山青年远征军复员工作检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1944年4月,侵华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接连攻占洛阳、长沙、福州、桂林4个省会城市和郑州、许昌、宝庆、柳州、温州等城市,抗日战争正面战场告急。国内外战场都急需生力军支援,知识青年从军运动随之展开。1944年10月,国民政府颁布《全国知识青年志愿从军征集办法》,在全国各地征集受过中等以上教育的青年,组编青年远征军,简称青年军。大后方各省市知识青年踊跃响应。美国美联社记者报道:“这次征兵完全是志愿的,没有抽壮丁,没有绳索捆绑,没有长官的呵斥。人们的意识和生活正在发生普遍变化,这可能预示着中国抗战的未来。”到1944年底,总计征兵122572人,青年军共编成9个师,序列为二○一师至二○九师。中国在八年抗日战争中,征发兵员1664万人,伤亡官兵320万人,支出军费共法币14643亿元,国家元气大伤。经历多年战乱,军队复员还乡,减轻人民负担和国家财政的重荷,重建经济,是符合国情需要和人民愿望的。1945年11月11日在重庆召开“整军复员会议”,1946年2月15日在南京举行了“军事复员会议”,4月间设立了“复员官兵计划委员会”,国民政府宣称把军队整编为90个师和骑兵10个旅,将数百万编余的官兵“转移到平时的社会各职业部门去”。图为青年远征军成立时蒋介石训话。


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七月十八日,1946年7月18日,庐山,蒋中正。


青年远征军工作检讨会议今天闭幕,大家即将回到原来的岗位,希望你们回去之后,要遵照此次会议所决定的方案切实执行,贯彻到底,然后才能达成此次会议的任务。我要告诉大家:今后革命工作的成败,完全要看我们一般干部同志力行的精神如何而定。如果我们对于任务对于计划都能够实事求是,笃实践履,说到那里就一定做到那里,那现在我们革命成功的一切条件均已具备,革命的事业更可以提前成功,当然不成问题。反之,如果我们还是和过去一样,只能坐而言,不能起而行,或是说话的时候多而作事的时候少,那不仅我们个人的前途没有希望,而且我们整个的革命事业,亦必由停滞而归于失败。所以今后我们一般高级干部,必须人人以笃实践履的精神来倡导部下,发挥力行哲学的真谛,造成适应新任务的新风气,从行动事迹上求表现,从实际工作中求进步,然后我们革命事业乃能有成功的一日。希望大家务必要负起这个责任,以身作则,埋头努力,来完成我们革命建国的使命。


其次,我们高级干部要尽到革命的责任,完成革命的使命,就必须要明了我们革命的环境和现状,对环境与现状有了正确的认识,然后才能决定对策,遵照实行,来达到我们预定的目的。讲到本党革命的环境,大家都知道:自从我们总理领导革命以来,到现在已经有五十二年了,这五十二年之中,本党由兴中会时代少数革命志士的结合,发展而为今日全国的执政党。中间推翻满清,扫除军阀,以迄于最近的八年抗战,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其间所经历的艰难顿挫,危险困难,可以说是世界革命历史中所罕见。但如果就我们革命敌人的强弱和革命进行的难易而言,则无宁说我们今天所遭遇的环境,比之于过去五十二年尤为艰苦,尤为困难。为什么说现在的革命环境较之过去还要艰苦困难呢?因为们我革命工作的顺利与否,固然要看我们本身的努力如何,但同时也要看我们对象——敌人的强弱如何?如果敌人力量薄弱,则我们革命的进行就比较顺利,反之,如果敌人力量坚强,我们革命的进行就一定要遭遇很多困难。而我们今天所遇到的敌人,正是我们革命史上最顽强的敌人,也可说是我们革命的最后的敌人。现在我先就本党革命的历史来说明这一点。


从兴中会到同盟会时代,我们革命的对象是满清政府。满清政府到了末期,政治腐败,社会纷乱,加以我们中华民族意识的觉醒,其政权的维持已经岌岌不可终日。因此本党革命的运动,一经发动,便能蓬蓬勃勃,一日千里。到了辛亥年武昌起义,就能推翻专制的清廷,建立了共和民国。这实在是由于总理的三民主义应天顺人,而清廷的灭亡,乃是为时代所淘汰,本党的革命不过加速其崩溃而已。辛亥以后,民国成立,袁世凯以北洋军阀,盗窃国政,帝制自为,企图继承清廷,建立所谓中华帝国,如此昧于时势,违背时代的潮流,他当然只有自趋灭亡,重蹈清廷的覆辙。果然不到三年,革命军一在云南起义,不到几月,袁世凯竟无疾自毙。袁世凯之死,直接的原因,固然是受了本党革命的打击,而间接的原因,还是由于他自己违背了时代的潮流,倒行逆施的结果。袁世凯死后,北京有张勋的复辟,这幕滑稽剧有如昙花一现,在两周之内就完全消灭了。


以上是当时北方的情形。至于讲到南方,其混乱的程度,亦复相似。民国六年,总理乘军舰到了广州,主张维护法统,反对北洋军阀,而当时南方的反动派岑春烜、唐绍仪等就勾结一气,从中捣乱。民国七年,总理被当时反动派阴谋所胁制不得已而离粤,随后岑春烜等就在广州组织所谓军政府,割据两广,与安福系军阀狼狈为奸。民国九年,粤军由闽回粤,驱逐岑春烜,取消军政府,总理乃重返广州,组织临时政府,讨平广西,准备北伐。不料十一年六月十六日有陈逆炯明的叛变,炮击观音山总统府,总理在粤蒙难一月有半,最后仍下野赴沪,后来虽不久革命军仍能克复广州,驱逐陈逆于惠州,然其时已是民国十一年年底了。综上所说,从民国五年到民国十一年,我们中国可以说是南北军阀混战时期。全国大小军阀,有时互相勾结,向我们革命势力进攻。但大多数的时间,是他们互相火并,彼此混战。就本党革命立场而言,这些军阀的余孽,当然都是我们革命的障碍,在我们革命过程中是必须加以扫除的。但他们本身除了自私自利的企图而外,既没有信仰,又没有组织,实在够不上作我们革命的敌人,只能说是我们革命的对象而已。他们之所以崩溃,乃是因为他们自己已经走上了灭亡的道路,纵使本党不加扫除,亦必为时代所淘汰,实无疑义。


本党革命运动遭遇到真正的敌人,乃在民国十三年以后,总理在民国十三年,改组本党为中国国民党,同时创办黄埔军校,培养革命武力。于是本党革命乃有下具体的组织,革命的基础方才健全确立;但同时我们革命真正的敌人也就发现了。一个是外在的敌人,就是日本帝国主义者;一个是内在的敌人,就是中国共产党。这两个敌人,皆自有其信仰,自有其组织,其凭借势力的雄厚与夫斗争技巧的险狠,皆非满清政府及北洋军阀所能企及。因此到了这个阶段,我们革命的进行,乃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首先要讲到我们外在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者。日本与本党正面的冲突,开始于民国十七年五月三日的济南惨案。从十七年以后,到去年为止,本党号召全国人民,集中全国力量,始而准备,继而抵抗,直至去年秋间,才促使日本帝国主义者无条件投降,前后经过一十八年,这十八年中间,我们所遭遇的危险困难,艰难顿挫,大家都是亲身经历,不必我来详述。但有一点必须提醒大家的,就是我们之所以能够打倒这个顽强的敌人,并不是由于我们自己有什么强大的力量,更不是由于我们一般高级干部有什么过人的聪明才智,而完全是由于我们遭逢了一个有利的时代和环境,具备了各种有利的条件。由此三者的配合,于是汇成了一个伟大的力量,才摧毁了我们的敌人。分析起来讲,我们这次胜利,第一、要归功于我们伟大的三民主义和先烈革命的精神;第二、要归功于我们政策的正确和联合国的合作。


如果单于我们本身的实力而言,那我们获得这次胜利实在是万分侥幸,毋宁说是出乎我们预料之外的。但是现在有许多同志不明白这个道理,以为我们现在抗战已经胜利,我们中国应该列为世界四强之一,而现在世界上都不承认我们是强国,甚至于轻视我们,侮辱我们,反不成为一个国家,因此心里就觉得愤愤不平。其实这都是因为对于自己的实力缺乏真实估计的缘故。我们如果反省一下,就可以知道我们本身实在是一个贫弱的国家,而这一次胜利不过是时代的胜利而已。惟其如此,我们格外要知耻自强,努力奋发,以图上进,才能确获我们国家的自由平等和独立。


大家更须知道日本的失败,另一原因在政策错误。在这次中日战争中,我们诚然有了伟大的主义和正确的政策,如果日本帝国主义者本身的政策和行动,没有错误或缺点,犹能自立于不败之地。那他也决不会被我们所打倒。所以我常说:只要我们自己的政策没有错误,我们一般同志能够黾勉努力,则无论怎样强大的敌人,决不能打倒我们。同样的,如果敌人的本身健全,政策无误,即令对方有怎样强大的力量,也不易消灭敌人。所以我们在作战之前,一定要审察敌情,要发现敌人的缺点和弱点,然后乘瑕蹈隙,便如摧枯拉朽,如果敌人没有缺点,或是他虽有缺点而尚未暴露,那我们就必须等待时机,切不可被动应战或无故挑衅。否则,就一定要徒劳无功,甚至于自取失败。庄子所谓:“目无全牛”。这句话最足以说明我们作战的精义。牛是一个庞大动物,宰牛的人如果没有经验,便不知从何处入手。但善于宰牛的人,知道牛身的结构。知道何处是牛的要害,只对它要害一割,很轻易的就可以制其死命!打蛇也是一样,俗语说:“打蛇要打七寸”,任何恶毒的长蛇,只要打着它的七寸,就很快的可以制其死命。对付敌人正是同一道理,任何强大的敌人,只要看准了他的破绽,把握着他的要害,集中力量,向他的一点进攻,就没有不被我们打倒的。我们对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抗战,就是一个显明的例子。日本自从发动侵华战事以后,他最大的弱点:第一、他是我们中国外来的敌人,目标显明,是我们举国一致的公敌;第二、他无止境的侵略野心与残酷侵略的暴行,一经暴露,就为全世界所不容,使他成为全世界的敌人,我们针对了他这两大弱点,一方面发动全国的力量,来抵抗日本的侵略,同时联合世界反侵略各国,共同一致来制裁日本。所以日本帝国主义者纵然是世界强暴国家之一,但在此四面楚歌中,终于一败涂地,而本党外在的敌人,也就从此消灭了。


日本帝国主义者诚然是本党顽强的敌人。但还不是本党革命最后的敌人。本党革命最后的敌人是谁?大家都知道:就是中国共产党。在民国十五年以前,共产党潜伏在本党里面,凭借苏联顾问的支持来发展他党的组织。到了十五年北伐的前后,他们在我们各级党部和各级部队中,都已布满了耳目爪牙,而成了本党心腹之患了。这时他自以为羽毛已经丰满,于是大肆其挑拨离间的诡计,要使我们本党同志自相残杀,力量对消,他乃可起而乘机篡夺我们中国国民党革命的历史和地位,来颠覆我们国民革命的基础和组织。然后他取而代之,来达成他建立苏维埃政府的目的。幸赖我总理在天之灵的护持和我们一般同志的警觉,本党乃毅然决然实行清党,用能扫除共产党在我们党内的毒素,打破他篡夺革命的阴谋,我们于是不顾一切障碍,积极的继续北伐,完成我们国家初步的统一。但是共产问题在当时是不是已解决了呢?共产党在国内的祸患是不是已经根绝了呢?没有。他们仍旧潜伏在全国各地,伺机蠢动。尤其是在赣南建立他坚强的巢穴;后来经过政府五次的围剿,匪军势穷力蹙,于是流窜西北,困处一隅,几乎濒于绝境,他们正在派代表周恩来到南京请编求降,表示服从命令,取消红军,愿意发表其所谓“四项诺言”的时候,日本帝国主义者忽而发动了芦沟桥事变,于是共产党又在日本帝国主义者掩护之下,死灰复燃。在八年抗战期间,他们乃割据地盘,扩充实力。到了日本投降以后,更是目无法纪,对政府公然叛变,竟成了我们革命最后的敌人。


共产党自民国十五年起与本党公开为敌,到今天民国三十五年,前后凡二十年。他为什么还没有被本党来消灭,还能继续为国家的祸乱呢?乃是因为他具备了几种有利的条件而为日本所不及。第一、共产党有共产主义可资号召。共产主义虽然是违反中国国情,和我们民族性是背驰的,但其在苏联,则共产主义的名义已经是存在着的。所以共产主义在国际上仍有其相当的地位。而且这个主义虽不适合于现在世界潮流,但是他在国际间终算是一个比较后起而具有相当煽动力量的主义,所以不是像北洋军阀已经成为时代过去者那样容易消除的。至于日本帝国主义者他虽有其忠君爱国的思想,造成他军国主义来鼓励一般国民,然这种思想亦早已过了时代,而且他处处以侵略为目的,自然要引起世界人类的痛恶和共愤。这是在主义和思想上来说,日本的条件自然不如中国共产党了。第二、日本是中国外来的敌人,他来侵略中国,目标显明,人人都可以认识清楚,他是我中华民族的劲敌,他们虽然也利用汉奸,使之扰乱我们内部,但这些汉奸败类,早已为社会所不齿的;而共产党则潜伏于国内,处处假借民主,冒充革命,有时且自称其为人民的代表,一般明白大义的人士,虽知道他是变相的汉奸,和民族的败类。但是他的背景和各种组织,以及宣传的技术,比之过去汉奸要高过百倍。所以国际的视听多为之混淆,而且国内的民众,亦为他不择手段的方法所欺骗,因之认识亦多不清。加之一般投机份子,借民主的口号来谋个人的出路,更是推波助澜,不惜为虎作伥,来为共产党张目。这又是对于共产党最有利的一点。第三、共产党有国际的背景,而日本帝国主义者只有国际的勾结,没有国际的背景,在一九四○年以后,德、日、义三国成立轴心的组织,然他们彼此之间,各具野心,都是同床异梦,实在只算是一时利害的结合,而不算是国际统一的组织。共产党则一面有苏俄的支持,同时国际间有第三国际存在,彼此声援,互相呼应,凡是中国共产党一有什么事情发生,第三国际在世界各国就一定替他大肆宣传。所以世界各国的舆论都受到他们不少的影响。因为中共有此三个有利的条件,所以他到现在就敢在国内倒行逆施,横行无忌,而成为本党革命最后的劲敌。


共产党因为有这种有利的条件,所以仍能继续存在,为害国家贻祸人世。我们今后要消灭共产党,就必须创造我们更有利的条件,和更优势的环境与时代。然后才能达到我们三民主义战胜共产主义的目的。以上是说明我们对共产党作战所应该特别注意的条件。就是共产党有主义我们就要以主义来战胜他;共产党有国际的背景,我们就要以国际的组织来战胜他;共产党秘密潜伏在我们国内,我们亦就要用严密的组织来消灭他。必须从这三方面来努力,才能根绝匪患永息内乱,所以我们今后剿共必须特别注重政治、经济、社会等各种组织的力量,切不可专凭军事,徒恃武力。武力是只能消弭有形的匪患,而不能消弭无形的匪患。现在我们武力的条件诚然较共匪为优胜。但大家要知道:武力不过是组织力量的一部份,武力须与政治、经济、党务、教育以及一切社会组织相配合,才能充分发挥组织的力量。


现在再就我上面所讲的三点对策,逐一加以说明:


第一、我们要以主义来战胜敌人主义。三民主义之博大精深而适合于中国的国情,这一点连共匪自己也不能否认,他们在匪区里面压迫民众,剥削民众,无所不用其极,但口口声声还是说实行三民主义。由此可见我们的主义,根本上已经战胜了敌人的主义。现在的问题就在如何彻底实行我们的主义而已。我以为我们实行主义的一切条件皆已具备,政纲政策早已决定。唯一欠缺的就是我们一般同志缺乏一种力行的精神,因为我们不能力行,所以我们虽然有了伟大的主义和正确的政策,还是不能实现,而且为敌人利用作为攻击我们的武器。这是我们党员团员最大的耻辱!从今以后,我们一般同志必须彻底觉悟,唯有以实事求是,笃实践履的精神来奉行主义,推行政策,才能达到我们根绝匪患的目的。


第二、要以我们国际组织来战胜敌人的国际背景。明白言之,就是我们必须努力促使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组织,臻于健全,并具有强制制裁的力量,然后以此来对抗第三国际的组织。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须有一个正确的外交政策;循此政策;努力进行,必有成功的一日。但各位必须认清现在的时代,要知道我们外交政策运用的困难。我在九年以前抗战开始的时候,就预料到抗战以后外交局面的打开,实在不易。除了苏俄因为要利用中国抗战的掩护,来完成他国防的建设,或者在开战时期可给我们相当的援助而外,其他英美两国或有戒心,或存顾虑。英国因为受了英日同盟的教训,所以决不肯积极的来帮助我们中国复兴。在日俄战争以后,英国要在远东寻得一个与国,看到日本是一个新兴的国家,所以积极的帮助他,在军事上和他订立攻守同盟,在技术上帮助他来发展实业。而日本亦勤于学习,善于模仿,廿年之间,日本效法英国,亦步亦趋,居然成了远东新兴的帝国主义者。但日本成为帝国主义者以后,不仅侵略中国,而且排斥英国,首先在工业上抢夺了英国远东的市场,终至于兵戎相见,成为敌国。这一段历史给英国的教训太大了。所以英国认为现在如帮助中国复兴,惟恐中国将来成为远东的第二日本,反而妨碍他本身的利益,因此,他对我们中国的事情始终抱一种观望的态度。至于美国呢?美国当然是想积极的来帮助我们复兴,希望我们中国成为一个独立强盛的民主国家,与他共同合作,来确保太平洋的安全和秩序。但是美国因为不深切明了我们的国情和主义,又为共产党宣传所鼓惑,对于我们亦有像英国一种类似的顾虑,就是惟恐我们中国采用法西斯的政体,如同过去日本一样成为一个法西斯的国家。所以他们迫切的希望我们中国在政治上采取他们同一的方式,同一的制度。这本来是不成问题的事情,因为我们三民主义的精神与美国的民主精神,原是一致的。不过本党在形式上还是一党训政,而美国人对于我们训政的必要,是没有深刻的认识,加以这几年共产党穿凿误会,恶意宣传,因此在美国人的脑筋中间,造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观念。就有“中国的政治是独裁的政治;国民党是独裁的政党。”美国人这种错误的观念,使得我们外交的运用,增加了极度的困难。今后要纠正美国人这种观念,固然在内政上我们要有种种的措施;诸如扩大政府组织,召开国民大会,制颁宪法,还政于民……。而最重要的还是要我们一般干部同志,在精神、思想、言论、行动上有一番彻底的革新。凡是一切“惟我独尊”或“盛气凌人”的观念和习惯以及幼稚、狭隘、卤莽、操切的行动和习气,都必须彻底扫除,完全避免;真正能以总理博大坚定的精神为精神,总理仁爱中庸的思想为思想,然后才能适合于目前的时代,终然担当救国救民的任务,才能在现在的世界上寻求与国!这是大家应该切实注意的。现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已经成立了,今后如果能加强其组织,发挥其力量,则以之对抗第三国际,无疑的必获胜利。因为联合国的组织是以美国为领导,目前国际间无论从科学上、经济上、军事上来讲,任何国家都不足以和美国抗衡,这是很显明的事实。


最后,要讲到如何严密我们的组织,来消灭共匪潜伏在我们社会的力量。这个问题可以说是我们能否消灭共匪的根本问题,如果今后我们党和团的组织没有一番彻底的改革,还是像现在一样的复杂而松懈,不仅友邦一定不肯积极的来帮助我们,而且我们主义实施更是徒托空言了。老实说,共匪现在实在是没有力量!我在重庆的时候曾经说过:共匪如果真是能像我们辛亥年以前有同盟会那样革命的精神,有能力,有勇气,那我们国民政府早已被他打倒了。你看:我们辛亥年黄花岗之役,本党参加的同志三百人,就敢进攻两广总督衙门,计划占领广州为根据地,拿我们这种精神比较起来,可知共匪毫没有像本党那样的革命精神,更没有像本党那样革命真正的实力,他们现在宣传自己的组织如何严密,党员如何增加,统制如何彻底,纪律如何严明;又说在文化、教育、经济、社会各方面有多少外围组织,听他们的指挥和命令,不知道真相的人听起来,真以为是共产党声势如此浩大,令人毛骨凛凛,不知其所止了。其实研究起来,在实际上大部份都是他夸大的宣传而已。而且根据事实证明,中共党徒正在日趋腐败和没落。最近北平、上海、天津等地,警察局捕获许多违警的罪犯,嫖妓赌博的多是共匪分子。不过我们如果就此便认为共匪不足为患,那也是错误,须知共匪成事不足,捣乱有余,他们的组织确实是比我们严密,他们上级对于下级的控制和监督的力量,亦确实比我们精强,他们虽然对于民众只有茶毒摧残,而且处处为民众所怨恨,但他们的宣传却可以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这是我们不可不注意的。不过共匪这种长处,同时也正是他的弱点。共匪毁弃道德,蔑视伦理,以人类为工具,以残杀为手段,他们这种违背人性的组织是决不能长久维持的,只要我们军事力量一到,或他们自己的控制稍一松懈,他们的组织就必然解体。尤其是共产党本身自己毫无主张,处处都要听命于第三国际,仰外人的鼻息,听外人的指使,以外国人的意见为意见,以外国人的利害为利害,这更是一般有志气、有血性的青年所不能忍受的。在国家民族正义之前,他们这种卖国汉奸的组织,终久必归于消灭。


由上所述,可知共匪失败的条件已经存在,而且其所作所为无一不是自取灭亡之道。现在只要问我们自己的组织是不是健全,自己的力量是不是充实?讲到这里,我们实在是惭愧万分!我们党和团的组织,复杂、散漫、松懈、迟钝、疲顽,种种缺点,不胜枚举,党部成了衙门,党员成了官僚。因此我们虽有几百万党员、团员,而在社会上不仅不能发生领导的作用,反而成了人家讥笑侮辱的对象。这是何等的耻辱!如果我们再不彻底觉悟,再不积极改正,再不能统一意志,精诚团结,那不要共匪来攻击我们,我们自己亦必归于消灭,不能逃出自然淘汰之列!所以今天我们一般同志临到这个革命最后的阶段,要和敌人作殊死的战斗,就必须人人大彻大悟,以昨死今生的决心,改正过去的缺点,创造今后新的生命。尤其要以“新”“速”“实”的精神,来推行政策,实现主义。如此,才能消灭我们最后的敌人,完成我们革命的使命!


不过我所谓加强我们的组织,并不限于党团组织的改进,而是要使我们组织的工作,普遍深入到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和社会各部门,我们的分子要参加到上述各部门成为健全的工作人员,引起大家的敬仰,发生示范的作用,同时各就所在的岗位,接受党团的领导,对共匪发动全面的斗争。然后才能达到我们消灭共匪的目的。青年远征军士兵的退伍,可以说就是这个全面斗争力量组织的开始。试想我们有八万多青年来自社会各阶层,大家都有初中以上的程度,受过一年多的军事训练,有共同的信仰和一致的认识,现在退伍以后,分布于各种社会和团体,如果我们的组织严密,领导得法,则其所发生的力量还了得?你们都是青年远征军的军长、师长和政工人员,亦即为青年军负责的干部,所以必须切实负责研究,要想种种方法来主持这个组织,加强这个组织,并领导这个组织,使之得以健全的发展。在社会上能够发生伟大的作用,然后方不辜负政府对于青年远征军的期望。大家要知道:从民国十五年到三十五年间是我们国民革命武力斗争的时期,这个时期现在已经过去了。从三十五年起,以后就是国民革命政治斗争的时期了。在这个时期之中,我们虽然有时不免要使用武力,但斗争的重心已经移到政治,必须从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各方面树立本党的组织,打破反革命的组织,摧毁反革命的势力,来达到我们实行三民主义的目的。因为时代的推移,你们一般高级干部的任务也就有了转变,你们过去二十年是本党军事的干部,今后就要作本党的政治干部了。不仅青年远征军的干部如此,就是其他许多中下级军官的工作方向,现在都应该有这种转变。我今年曾经告诉军官总队各总队长,我说:我在民国十四年的时候,就想到革命工作必须与政治同时并重,双管齐下,才能发生效果。因此,我们必须同时培植军事和政治干部,过去二十年来,军事的干部有军官学校来造就,而政治干部则始终没有养成。我本来很愿意专心致志来办政治学校,但二十年来我一直不能脱离军队的生活,因此我这个目的始终没有达到。现在青年远征军退伍了,这一批青年有的继续升学,有的进入社会,到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各界担任基层的工作,这真是我们最理想的政治干部。你们不要以为他们目前不能发生什么力量,就觉得不足以重视;只要我们对于这个组织,如鸡孵卵,勿求速效,勿懈须臾,一天天灌溉培养起来,则其将来所发生的成效,一定要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我们负了国家建设的责任,如要完成我们理想的三民主义,必须具有远大的眼光为国家立定百年大计。至于你们高级干部都要担负共同的责任,故在每一业务范围之内,亦必须确定有五年十年的计划和决心,遵照步骤,循序渐进,由近及远,由小而大,如此乃能达成我们整个的目的,亦必如此,方能消灭我们最后的敌人。青年远征军这个工作,目前虽然还在开始,但其前途的远大,却不可限量。希望你们专心致志,以此为终身的职业,准备作五年、十年、二十年的功夫务期有成。如此,我们现在所培养的青年子弟,将来都是本党健全的斗士,担负起实行三民主义建国的责任,那我们对于国家民族的贡献,岂不比过去治军作战,效命疆场的事业还要来得伟大,还要值得宝贵吗?总之,我们今天必须有坚强的组织,健全的干部,在我们伟大的三民主义领导之下猛勇迈进,务期必能打败这个最后的敌人,完成我们革命建国的大业。◇
 

·【汗青网以复兴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为己任,让中国文化代代传承,初心不忘。我是华夏儿女,我为中国文化代言。一片丹心照汗青,愿每一位来到汗青网的读者都能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喜欢汗青网,请搜索微信公众号“汗青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汗青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如何消灭我们最后的敌人》由汗青网为您提供,作者蒋中正。根据著作权法,本篇文章与图片均属于公有领域,汗青网欢迎读者对本文转载和传播。如有建言,请加客服QQ:61706689。请和我们一起推动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进步。】


·【汗青网欢迎您的优质投稿,且向作者支付稿酬。征稿范围:国学、文学、哲学、礼俗、历史、情感、时评、红楼、佛学、考据、杂谈等,文体可恣意汪洋不限,内容须求真向善无瑕。投稿斧正,编读往来,请加编辑QQ:1350295288。】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