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念奴娇】桃叶渡
2015-12-28    汗青网 (清)郑板桥 1834次

“桃叶渡”之名的由来,要追溯到六朝东晋时代,大书法家王羲之的七子王献之,王献之常在这里迎接他的爱妾桃叶渡河。那时内秦淮河水面宽,遇有风浪容易翻船。桃叶心里害怕,王献之则为她赋了一首《桃叶歌》:“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后人为了纪念王献之,遂把他当年迎接桃叶的渡口命名为桃叶渡。桃叶渡的风景极佳,桃叶映桃花,无风自婀娜。今天经过时光侵蚀的秦淮画坊已经是徒有其名了,再寻不到那悠远绵长的爱情故事,只有那历经沧桑的当年曾照影,终古尚含情”的“古桃叶渡”的石碑寂寞地孤守在河岸上。淮水东边旧时月,千古的秦淮早已旧事云散。游人们坐在简陋、局促的木船上,眼中只是秦淮人家的后墙,即不见河床的明窗洞启,也不见曲栏杆的玲珑入画,更无茉莉的香、白兰花的香、脂粉的香和纱衣裳的香了。

 

桥低红板,正秦淮水长,绿杨飘撇。
管领春风陪舞燕,带露含凄惜别。
烟软梨花,雨娇寒食,芳草催时节。
画船箫鼓,歌声缭绕空阔。

究竟桃叶桃根,古今岂少,色艺称双绝?
一缕红丝偏系左,闺阁几多埋没。
假使夷光,苎萝终老,谁道倾城哲?
王郎一曲,千秋艳说江楫。◇

分享到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