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有鹊为邻
2015-02-24    驻马店网 张新 1581次

那喜鹊巢突兀在眼前。

 

我住五楼,北窗对着一片杨树林,杨树的树冠正与我视线平行。炎炎夏日,树叶繁密,但我知道密叶间有鸟儿甜蜜的家。每天早上,天色熹微,叶间就响起鸟儿的啁啾,如一对早起的夫妻,一边收拾梳洗,一边商量一天的行程。天光大亮了,它们一前一后飞出来,先落到树下草丛间,再飞到不远的树上,然后飞向远远的田野,总是相隔丈余,又形影相随。傍晚,它们又准时回来,再忙碌一番,安然入栖。

 

它们来不久,临近的树上一下出现三个鸟巢,一个大的两个小的,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常识,以为喜鹊是群居的鸟儿,并期待着群鸟喧腾的盛景出现。但我的期待落空了,来来回回只有这对鸟儿,飞回来的时候,嘴中常叼着一根树枝,站在晃动的枝条上,左右顾盼地叫几声,有时不小心嘴巴张大了,树枝就摇摇晃晃地落下去了,它只好徒劳地看着树枝下落,而后怅然飞走。不久,我又有了新的发现——小巢变得越来越小,大巢倒越来越具规模。我又看见它们从另两个巢中把树枝衔到大巢,坦然又从容,绝不像是偷窃或抢劫。久而久之,小巢消失,大巢卓然,我才明白鸟儿使了疑兵之计,既贮存了屋材,又吓退了入侵者,多么聪明呀!

 

每当闲暇,我就站在窗前,看鸟儿为乐。它们在巢间也从不闲着,总是埋头整理自己的小窝,又长又直的尾巴高高翘起,时不时抖动一下,像站在高处的人伸展胳膊保持平衡。黑白相间的体色显得时尚又明快庄重,横圆锥形的躯干酷似斜飞的大水滴。圆胖饱满的白色胸脯,给它轻盈敏捷的体态加上了一点娇憨和稚拙,更显可爱。

 

只是鸟儿筑巢,首要的任务大概是为了孵化抚养自己的宝贝。也许树叶太密,鸟巢太深,看护太紧,我竟从没看见过它们的雏鸟,不免是一大遗憾。但我在乡间曾看见过这样的场面:一只羽翼刚刚丰满的小喜鹊哀鸣着一次次试图飞回旧巢,但它的父母总是冲出去驱赶它、飞啄它,归巢的心愈切,驱赶也越严厉无情。天空中羽毛飘落,田野间响彻着哀鸣。终于,小喜鹊在徘徊哀鸣中越飞越远,从视野里消失。那场景给尚未成年的我的心灵带来极大震撼。子女幼弱时,无微不至地抚育喂养,一旦羽翼丰满,就逼迫它们离巢去寻找和开创自己的天地,这看似无情的举动,其实蕴含着大爱。

 

随着秋日临近,树叶渐渐黄落稀疏,鸟儿也不觉间从巢间消失了踪影,窗外顿然寂寥起来。天上偶尔有鹰飞过,而喜鹊也算是大鸟了,应该不至于成为攻击的靶子吧?现在农田里遍洒农药,它们会不会误食了毒谷毒虫?校园里植被越来越茂盛,地上野猫流窜,毒蛇暗伺,又有人经常拿着特制的弹弓,不时射出钢珠。鸟儿的日子过得多么艰难呀!

 

冬天到来,树叶落尽,杨树枝条光秃,一根根赤条条地戳向天空。乱枝间空荡荡的鸟巢赫然在目,经过一次次雨雪寒风的洗礼,渐渐变得糟乱萎缩,难堪居住了。鸟儿一直没有再来,我的心也开始由担忧变得绝望。

 

冬去春来,地上还斑驳着未化尽的残雪。一天,一阵熟悉的鸟鸣把我引到了窗前。是它们!它们躲过了重重危险,熬过了漫漫寒冬,又回到旧巢——不,它们并没有安然享用旧巢,而是在旧巢之上丈余高的枝杈上,营建起新巢。它们不仅用归来抚慰了我的寂寥和担忧,而且带给我“更上一层楼”的巨大惊喜。◇

下一篇鸟声如洗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