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杀戮与放生
2014-10-22    《济南时报... 文卿 1480次

算上这部《白狮》,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已经看过十几部动物题材的电影了。《子熊故事》、《虎兄虎弟》、《杜玛》,每部都是精品,越来越偏爱动物题材的电影,或许因为对人类世界的失望,或许因为喜欢里面的单纯,又或许仅仅因为我的生活里多了一只小狗。

 

《子熊故事》是导演让·雅克·阿诺的巅峰作品。这部围绕小熊约克生存、成长展开的影片,美得像个童话。故事发生在英属哥伦比亚山脉中,为了帮约克获取蜂蜜,它的妈妈努力刨挖着树下的泥土,不料却被松动滚落的巨石砸死。约克嗷嗷嚎叫着推着妈妈的身体,过了好久,它才接受妈妈已经死去的事实。成为孤儿的它四处游荡,在未知世界里尽情冒险的同时,也遭遇着潜在的种种威胁。几声清脆的枪响及一声震天的吼叫将它引向了自己的同类,那是一只躲过人类猎杀却身负重伤的灰熊。孤独无助、急需亲情的约克想尽法子接近大熊,却始终无法被对方接受。最后,当它不顾危险,一下一下帮大熊舔舐伤口时,大熊终于被感动,接受了它。然而人类的猎杀并未结束,他们对大熊的猎杀再次功亏一篑,却意外地捉获了约克。侥幸逃脱的大熊没有撇下约克,机缘巧合地,在去营救约克途中,大熊将猎人堵在了绝路。一场复仇的杀戮在所难免,然而它最终放下了高高扬起的手掌,留给那猎人以心中无尽的愧悔。与此同时,苦苦寻找着大熊的约克被一只凶恶的美洲狮盯上,眼看在劫难逃。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美洲狮转身逃走,小熊身后传来那熟悉而震动人心的吼叫。影片最后,大雪飘飞的冬季,约克与大熊依偎在山洞里,美美地睡着了。

 

因为人类手中那支罪恶的枪,动物间情感的真挚更显动人,这样的主题在《虎兄虎弟》中同样得到体现。故事发生在上世纪20年代的法属印度支那。以猎取象牙为生的英国枪手艾丹·迈克拉里在丛林中发现了老虎一家,并开枪打死了小虎戈莫和桑哈的父亲。这对迈克拉里来说实为意外之喜,对老虎一家却是天降的灾难。戈莫与桑哈兄弟从此失散,它们的母亲数度想要营救它们,最终却以失败告终。命运跟兄弟俩开了最大的玩笑。凶猛的哥哥戈莫被卖到马戏团,笼中的生活夺走了它全身的锐气;温和的弟弟桑哈辗转被送到法籍长官手中,在其调教下一改往昔,变得异常好斗。长官筹划着一场斗虎大赛,而戈莫阴差阳错被指定为桑哈的对手。分别数年后,兄弟俩终于重逢了,只是此刻它们的身份变成了竞技场上的生死对手。攸关生死的对决终于开始了。就在观众们为明显处于下风的戈莫捏一把汗时,它们认出了对方,剑拔弩张的决斗遂变成了兄弟间亲昵的嬉闹,那一刻它们仿佛回到了童年……竞技主办方当然不希望它们这样“胡闹”下去,他们威逼着桑哈,让它继续向戈莫挥动利爪。然而已经找回记忆与亲情的老虎兄弟焉能甘心继续做人类的玩物?它们并肩作战,终于逃出牢笼。影片最后,当迈克拉里受雇于村民,再度向老虎兄弟举起枪时,他下不了手,仰天慨叹说,或许当年自己向老虎父亲举起枪口时,就犯了一个错误。

 

人与自然如何共存,这命题一直都在,可惜迄今为止,我们貌似做得不够好。有识之士们发扬恻隐之心,高呼着“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戳”,然而再好的公益宣传,恐也难让人们闭上那双被欲望驱使的眼睛。这些影片中都表现出动物的纯真,这是它们区别于人类的最大特点。《子熊故事》中的小熊不明所以,却有模有样地模仿着大熊的每一个动作,萌到毫巅;《白狮》中的小狮子将长颈鹿、大象等当做首次狩猎的对象,让人忍俊不禁地感叹“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不知在现实中,当人们面对这样的动物时,他们怎能举起屠刀?

 

好在总还有希望的。《杜玛》中的男孩带着小猎豹横穿整个南非,为的就是帮它找到一个可以自由驰骋的天地;《白狮》中的土著青年一路尾随着小狮子的足迹,见证着它每一步的成长,更俨然成为了它的守护天使。现实中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人。正如《子熊故事》片尾提到的,世界上最震撼人心的力量,不是杀戮,而是放生!◇

上一篇两条狗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