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乾坤万年歌》
2014-02-22    汗青网 (西周)姜子... 12174次
纵观中国历史,姜太公的《乾坤万年歌》,诸葛亮的《武侯百年乩》、《马前课》,步虚大师的《步虚大师预言》,李淳风的《藏头诗》,李淳风、袁天罡的《推背图》,黄檗希运的《黄蘖禅师诗》,邵雍的《梅花诗》,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烧饼歌》,祖先们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个准确而系统的预言。中国啊,这块被称为“神州”的神秘土地,难道真的是神选中的土地,以那一个个精心策划的预言为蓝本,在这里上演了三千多年蓝天为幕、黄土作台的历史剧吗?神难道仅仅是为了教导我们“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还是警示我们他一直以他那无边的法力与智慧操纵着历史前行的每一个脚步?“神走了,神还会回来。”难道慈悲的神真的走了吗?还是他化作了和我们一样的人一次次乘愿而来,帮我们书写历史,一步步地带着我们走向一件最后注定要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历史大事?
纵观中国历史,姜太公的《乾坤万年歌》诸葛亮的《武侯百年乩》、《马前课》,步虚大师的《步虚大师预言》,李淳风的《藏头诗》,李淳风、袁天罡的《推背图》,黄檗希运的《黄蘖禅师诗》,邵雍的《梅花诗》,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烧饼歌》,祖先们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个准确而系统的预言。中国啊,这块被称为“神州”的神秘土地,难道真的是神选中的土地,以那一个个精心策划的预言为蓝本,在这里上演了三千多年蓝天为幕、黄土作台的历史剧吗?神难道仅仅是为了教导我们“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还是警示我们他一直以他那无边的法力与智慧操纵着历史前行的每一个脚步?“神走了,神还会回来。”难道慈悲的神真的走了吗?还是他化作了和我们一样的人一次次乘愿而来,帮我们书写历史,一步步地带着我们走向一件最后注定要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历史大事?
 
太极未判昏已过,风后女娲石上坐。
三皇五帝已相承,承宗流源应不错。
而今天下一统周,礼乐文章八百秋。
串去中直传天下,却是春禾换日头。
天下由来不固久,二十年间不能守。
卯坐金头带直刀,削尽天下木羊首。
一土临朝更不祥,改年换国篡平床。
泉中涌出光华主,兴复江山又久长。
四百年来更世界,日上一曲怀毒害。
一枝流落去西川,三分社稷传两代。
四十年来又一变,相传马上同无半。
两头点火上长安,委鬼山河通一占。
山河既属普无头,离乱中分数十秋。
子中一朱不能保,江东复立作皇洲。
相传一百五十载,钊到兔儿平四海。
天命当头六十年,肃头盖草生好歹。
都无真主管江山一百年前扰几番。
耳东入国人离乱,南隔长安北隔关。
水龙木易承天命,方得江山归一定。
五六年来又不祥,此时天下又纷争。
木下男儿火年起,一扫烟尘木易已。
高祖世界百馀年,虽见干戈不伤体。
子继孙承三百春,又遭离乱似瓜分。
五十年来二三往,不真不假乱为君。
金猪此木为皇帝,未经十载遭更易。
肖郎走出在金猴,稳稳清平传几世。
一汴二杭事不巧,却被胡人通占了。
三百年来棉木终,三闾海内去潜踪。
一兀为君八十载,淮南忽见红光起。
八双牛来力量大,日月同行照天下。
土猴一兀自消除,四海衣冠新彩画。
三百年来事不顺,虎头带土何须问。
十八孩儿跳出来,苍生方得苏危困。
相继春秋二百馀,五湖云扰又风颠。
人丁口取江南地,京国重新又一迁。
两分疆界各保守,更得相安一百九。
那时走出草田来,手执金龙步玉阶。
清平海内中华定,南北同归一统排。
谁知不许乾坤久,一百年来天上口。
木边一兔走将来,自在为君不动手。
又为棉木定山河,四海无波二百九。
王上有人鸡上火,一番更变不须说。
此时建国又一人,君正臣贤乘辅拔。
平定四海息干戈,二百年来为社稷。
二百五十年中好,江南走出钊头卯。
大好山河又二分,幸不全亡莫嫌小。
两人相见百忙中,治世能人一张弓。
江南江北各平定,一统山河四海同。
二百年来为正主,一渡颠危猴上水。
别枝花开果儿红,复取江山如旧许。
二百年来衰气运,任君保重成何济
水边田上米郎来,直入长安加整顿。
行仁行义立乾坤,子子孙孙三十世。
我今只算万年终,剥复循环理无穷。
知音君子详此数,今古存亡一贯通。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