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站公告: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目前,我站正在进行调整与充实,决不辜负读者朋友们的期待!敬请关注!
情迷小酒馆
2015-09-23    《西安晚报... 王达 1512次
“世界上有那么多城镇,城镇里有那么多酒馆,她却走进了我的。”《卡萨布兰卡》里这句让人充满无限遐想的台词,不仅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褪色,反而变得流光溢彩起来。的确,小酒馆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地方呀,杜拉斯晚年沉迷于酒,我一直想象着《情人》的开篇,男主人公与女主人公暮年相遇的地点一定是在一所充满故事感的陈旧小酒馆,才有了那一段刻苦铭心的:我爱你如今凋残的容貌胜过你昔日的红颜。

  

与静谧温馨的小咖啡馆相比,小酒馆明显多了几分不羁与狂野。昏暗的灯光,陈旧的木质框架上摆满各式年份的威士忌与红酒,橡木桶的气息与浅浅的酒香飘浮在空中,醉人的爵士乐暧昧得使人遐想。曾在云南四方街的一个小酒吧里,见到过一位穿着纳西族服饰的妙龄女子,一支银簪绾起乌黑浓密的长发,她低着头在安静地写着什么,我想这幅画面可以成为小说里最艳丽的开头,也可以成为一幅柔美安详的油画。

  

如果说小咖啡馆是巴洛克时期穿着典雅华贵的贵族小姐,那么小酒馆便是那些田园风格打扮,边独饮漾出花束微黄的威士忌,边偷窥着各自如意郎君的“简们”和“夏洛特们”。但话又说回来,好像除了在欧美电影和文学作品里,在自己的周围很少能见到真正的小酒馆。我们所看到的不是“喝酒的小饭馆”,要不便是《观音山》里像南风驻唱过的那所混浊混乱的小酒吧。

  

村上春树说:如果一个城市没有愿意开小酒馆的人,那这个城市无论多有钱,都只是一个内心空虚的城市。曾经在上海武康路一个被梧桐遮掩的隐秘小弄堂里,进入一个叫“私享”的小酒馆,清一色的欧式古典家具,放着优雅的blues,座位不多,木架的橱窗里,摆放着不同年份的威士忌与红酒。调酒师正在专心致志地调着酒,周围摆放着丁香、桂皮、冰块、甘草、柠檬汁……眼花缭乱的瞬间,一杯绚丽的六色彩虹鸡尾酒便出现在了眼前。

  

听说主人有着深厚的酒文化,来这里的客人也基本上是以品酒为主,并尊重这里的氛围。据说懂酒的人,打开酒单,一眼便能看出酒馆的品位和老板的喜好。我不懂酒,但这也阻止不了我来一杯的雅兴。调酒师小元是我的朋友,他时常带着有点神似桂纶镁的女友来我的茶楼喝茶,这次他特地调了三种酒给我品尝。

  

第一种叫格兰昆奇,琥珀色的漂亮酒体,就像《卡萨布兰卡》那款经典海报的颜色。闻上去有股淡淡的橘子香气,口感滑润柔顺,回味淡雅。

  

第二种酒色金黄,闻上去有浓浓的果香,其间夹杂着一丝辣味,入口后满嘴麦芽香,舌尖能感到强烈的酒精刺激,回甘略有些苦,古怪的名字——波摩。

  

第三种酒入口后先是感到有股浓重的烟熏味,之后才慢慢尝到了一丝甜甜的味道。他说:这是二锅头与雪碧兑的,名字就叫“算你狠”。我们哈哈大笑。

  

三杯酒下肚,从胃暖到了喉咙,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海边那一座座孤立富饶美丽的岛屿,海风、橡木桶和海藻的气息从我身旁拂过……在这座充满故事感和电影元素,很英伦也很上海的小酒馆里,光阴也消逝得醉意缓缓。◇

上一篇茶烟
分享到

相关文章

电脑版 正体版 简体版 回到顶部